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位置是不可能坐得稳了,因为啊”她顿了顿,朝旁的小青使个眼色,当小青端着碗走向前,祈怜顿时被那扑鼻的浓烈味儿呛得反胃。

  她飘忽的眸子倏然眯,睇望着那碗汤汁。

  那味儿

  打胎药!?祈怜的瞳孔突地放大,惊讶地回望绿儿阴沉怨毒的脸。

  看着祈怜突然变色的脸,她撇起冷笑。“爷呢!他打算不要你腹里的孩子,要我过来帮你打掉,免得这个孩子将来生下来还不知道是哪来的杂种呢!”

  闻言,祈怜心口紧。“不!他不可能这么做的!”

  “谁说不可能!若非他的口谕,我才不敢妄自行事呢?你想想,爷怎么可能会留下这个孩子,暂且不说这孩子是你背着爷跟别的男人有的,爷他那么恨你,怎么说爷都不可能让他留下来!”这个孩子是个威胁,无论如何她也要弄掉他!绿儿怨毒的想着。

  “不!我不会让你伤了我的孩子!”祈怜推开她,忙要起身。

  绿儿反握住祈怜细弱的肩。“你以为你有机会留下这个孩子吗?”她的脸突露狰狞。“告诉你!这药你是喝定了,等你打下这胎儿,就准备让爷休了你吧!”

  祈怜挣扎着。“不!他不可能会这么做,不可能的!”她如何也不相信,他竟能狠心至此,非要彻底断绝了她心底那惟的联系吗?

  不!说什么她也不肯相信!

  祈怜强烈的抗拒几度差点将小青凑上前的药打翻了,使得绿儿更是死命的抵着她。“信或不信,我都不可能让你留下这孩子的!”

  “你”祈怜瞪着她。“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你拥有了夫君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对我如此苦苦相逼,对你而言,我还有威胁吗?”

  绿儿冷哼声。“这事是由爷决定的!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可能轻易地让你逃了!小青,让她喝下去。”

  小青步步走向祈怜,正要和绿儿联手将药灌进祈怜的口中时,外头的丝声响让小青时闪了神,让祈怜挣扎的手打翻了汤药。

  绿儿见药翻了,不由分说地打了小青个耳刮子。“你这个该死的贱婢!”

  “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青捂着脸低声道歉。“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刚刚我听到了声音”她嗫嚅着,生怕小姐又会打过来。

  绿儿心生警惕地睇向外头。“还不快?”

  “是!”当小青走到外室开了门,左右张望会儿,终于松了口气,关上门的她并未注意到角落站着的小厮。

  “小姐,没人!”小青如实禀报。

  “你这个死丫头!竟坏了事儿,看我回去不好好扒了你的皮才怪!”绿儿气急败坏的骂着。

  见地的破碎碗片,她斥骂道:“还不快收拾收拾!”

  “是!”小青随即低拣起那些碎片。

  绿儿目光再次落向的祈怜。“这药是被你打翻了,可别以为我会就这样算了!”

  祈怜无言,神情已为这件打胎事件而变得木然,任谁要伤害她辱骂她,都不及戚仁杰欲打掉自己的孩子来得令她心寒情死!

  绿儿见她那副心死的模样,不再理会她,撇开脸,突然吆喝着小青。“弄干净点,别留了底!”

  之后,她又和小青如来时般嚣张的离去,留下脸茫然的祈怜。

  屋外再度响起了敲门声,祈怜都充耳不闻,站在屋外许久的小厮只得自行进入,如往常般默默的将饭食置放在桌上,待要回转身时,他注意到脚边的只碎片,他瞄了瞄那无所动作的少夫人,又想到适才听到绿儿姑娘同少夫人所讲的话,不多想,随即拾起那碎片藏于袖中,而后退身离去,赶紧禀报总管去了

  ※※※

  夜凉凄凄严霜冰冷,彻骨的北风不断袭来,吹得路上形单影只的两人分外寒冷。

  悲苦绝望,眼在流泪心在滴血,祈怜举步艰难,她苍白的脸上除了流不止的泪水之外,已没有丝毫表情,望着那灯笼微放光线投射着的戚府两字,如欲牢牢镂刻在心底那如何也不能忘的名字——戚仁杰。

  “小姐!”小蛮唤了声发呆的祈怜。

  祈怜悠悠回首,眸底的哀切是不容小蛮忽视的。

  “小姐,你真的要走吗?我想姑爷他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小蛮皱起眉,闷闷不乐道。“小姐,其实在你心底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祈怜垂下眸。“那已经不重要了!”

  “小姐为什么要骗小蛮?”小蛮不由得眼眶红。“若真的不在乎,你又为什么哭?谁都看得出来小姐心中有多苦,有多不舍悲痛,可您却硬是往肚里吞!”

  祈怜怔怔地望住小蛮,半晌也说不出话儿来。

  “小蛮自小伺候着小姐,你的苦我怎会看不出来?小姐,你何苦让自己割舍那份深爱,选择离开,姑爷他”小蛮再也无法忍住那即将夺眶的泪水。

  “小蛮!”祈怜走向小蛮,偎着她的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

  “可是姑爷对你的情不是勉强的啊!”小蛮抹去脸上的泪水,吸气道。“他对你的情感,我可是亲眼目睹的!”

  祈怜摇摇头。“你不明白。”

  “我怎么会不明白!若不是”

  “别再说了!”祈怜转过身,缓缓往前走。

  “小姐!”小蛮追了上来。“我是说真的,有件事我”

  “小蛮!不要再说了,别再惹我痛苦了。”语毕,祈怜的步伐愈行愈快,似乎刻意撇开小蛮的话。

  只因她不愿让自己再次停下脚步,去奢求那不复存在的希望!

  不该是自己的,是如何也无法强求!再强求,也不过是场空

  小蛮望着越走越远的祈怜,心底虽是着急难过,但既然小姐心意已决,自己又能说什么?这件事怕是只有让姑爷与小姐两人去谈,才能完全说得明白了。

  而她就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了。

  同时,个焦急的人影手提着灯笼快步朝“静心斋”走去。

  “少爷!您睡了吗?”望着屋内灯犹未尽的火光,吴总管低声问着。

  “进来吧!”戚仁杰疲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吴总管推门进来,目光看着手拿着书,视线却未落在书上的俊容。

  “有事?”戚仁杰放下书。

  “是!小的有事问爷,这”他心底急着,可又不知怎么问?

  戚仁杰挑了挑眉。“什么事让你问不出口?”

  “是关于绿儿姑娘”吴总管瞄了主子眼道。

  “她的事别来烦我!”戚仁杰再度拿起书。

  “不!还有关于少夫人”

  戚仁杰再次打断他,面容冷凝且不悦。“到底什么事,你不能次说个明白吗?”

  这隐含的怒意叫吴总管吓得连忙口气说了出来。“绿儿姑娘今午拿着打胎药强迫夫人喝下,说是说是您的主意!”

  “什么!?”戚仁杰霍地从椅上站起,俊挺的脸孔瞬间布满阴霾。

  “详细情形究竟怎样,你给我五十地说清楚!”他放在桌案的手曲握成拳,仿佛压抑着极大的怒意。

  吴总管被戚仁杰那副模样给吓住,冒着冷汗,巨细靡遗地将小厮回报的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遍。

  “爷!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本想马上禀报您,但您出去了——”

  没来由的冷意瞬间击向他的心窝,股慌乱的情绪急遽地占满胸口,更甚于狂猛的愤怒,戚仁杰没听吴总管说完,转身即大步朝外而去。

  “爷”吴总管忙跟了上去。

  “我要你马上把那该死的女人押到大厅,不准让她给逃了!”他迅速撇下这句话后,闪身,人就失去了踪影。

  吴总管望着主子消失的方向,心里头隐约有股不祥的预感

  ※※※

  当祈怜离开的事传开来后,整个戚府简直是人仰马翻,戚仁杰像是要把戚府整个翻过来似地,疯狂的寻找着祈怜的身影。

  知道绿儿的行径后,他差点没直接杀了绿儿以泄心中狂涌的怒气,但在众人的阻挠下,他将她丢给下人送至官府后,随即又马不停蹄的到府外彻头彻尾的找了遍,奈何佳人像是消声匿迹似地,彻底走出了他的生命

  他怎么也不相信祈怜真的离开了!

  真的舍下了他就此离开,连个交代都没!

  难道她真的不愿再看到他,想就此离弃了他?

  倘使你仍恨我,我也愿意等到你走出禁锢,直到完全接受我为止,永远不弃不离!

  她的誓言此刻敲在他心坎上,竟是无比的凄凉!

  她走了!是否就代表永远离弃了他,不愿意再度施舍那深切浓烈的情。

  不行!

  他怎能让她就此走出自己的生命,不论她在何处,他必将她再度抢回怀中,纵使她逃到天涯海角,即便是死他也要把她找回来。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她就这样走了!

  让她就此带走他的心他的所有,却连句话也没留下!

  踏踏的马蹄卷起漫天风沙,马上那抹原本俊朗的身影,此刻已成具了无生息的躯体,惟撑着股微弱的意志力,狂乱的搜寻任何角落。随着岁月的消逝,这抹身影仍是不曾放弃,执着的神情是令人鼻酸的悲恸欲绝

  ※※※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过了四个寒冬,转入第五个冬季。

  偏远的郊区,有处遍植白梅的园林,不时地有位纤纤绝尘宛如天仙的美丽带着个俊美男童穿梭其中。

  “思桀,别跑了!娘累了!”祈嫣柔——当年的祈怜扶着旁的梅树喘着气,柔媚的水眸笑望眼前那抹小小身影。

  “娘!我在这儿,快来啊!”戚思桀在另头高喊,兴奋的小手挥啊挥的。

  “思桀,娘真的累了!咱们回家去好不好?”

  “不要!小蛮她每次都会打我的小屁股,我才不回去呢!”戚思桀嘟起小嘴,倔强的昂起头。

  望着儿子那张酷似“他”的面容,她敛去了笑意,眼底瞬间染上道深不见底的淡愁。

  戚思桀见娘亲突然黯下了面容,迅速奔向祈怜,把抱住了她的纤腰。

  “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思桀惹娘不高兴了?”他仰起小脸,焦急地望着她。

  每当看到娘这种表情,戚思桀小小的心灵便会感到好难过好难过,他不明白为什么娘总是面带愁容,不易轻展笑颜,这样的娘让他好心疼哪!他喜欢他美丽的娘更爱娘那温柔悦耳的声音,所以他都会拉着娘在这片梅林里追逐游玩,只是娘是笑了,可每次总会盯着自己而失神,笑容也会跟着不见了。

  记得小蛮曾说他和爹长得相似,所以娘才会这样,可那时的他听了,却仍是知半解。

  他从不问自己爹爹的行踪,但娘总会主动告诉他,爹爹是个俊美又多才的好男人。可他不懂!既然爹是这么好的个人,那为什么要抛弃娘?他问小蛮,小蛮只是摇头告诉他,那是大人之间的事,只要他明白,他的爹和娘是彼此相爱的,总有天他的爹会来带他们母子俩回去的!而他要赶快长大,跟她起保护他的娘亲。

  可是要如何才能让娘不再悲伤呢?

  祈怜缓缓蹲子,指腹轻触着戚思桀,出神的望着他。

  “娘!您又在想爹了是吗?”

  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