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齐十王府(1/2)

加入书签

  <

  白瑞宁怔了一下,仅是一瞬,便面色煞白!

  她扭头就走,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先是疾走,继而拔足急奔!

  “去找阿离!让他去齐王府!”白瑞宁朝秋雨大声吩咐,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马车旁,又与缘儿道:“你回去找林渊!也去齐王府!”

  秋雨平时是个有主意的,缘儿这段时间也大有长进,可现在见白瑞宁慌成这样,一时间也都没了头绪,秋雨踌躇一下,“我不知大人在哪里。”

  白瑞宁眉头紧锁,“不是在刑部衙门就是在宫里!你先去刑部,如果没在那里,再让刑部的人派人入宫去找,告诉他们,找不到人误了事情,我要他们全都陪葬!”

  秋雨哪里见过白瑞宁这样狰狞的样子?呆了一呆,深知这是出了大事,连忙叫了常保家的马车,急急地去了。

  缘儿也不敢耽误,也不管是谁家的马车停在门口直接爬上去,和车夫口角了两句,竟一脚把车夫踹了下来,自己驾着车走了。

  白瑞宁看得目瞪口呆,她真不知道缘儿还有这手艺,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许多了,吩咐车夫直往齐王府而去!

  是她太疏忽了!她应该早来找白瑞雅的!在明知道莫如意会有此一劫的前提下,她却直至事到临头才慌了手脚,实在该死!

  白瑞宁后悔不已,连连催促车夫加快速度,根本顾不得街上行人因此受扰,留下惊叫咒骂声一片,白瑞宁的马车自集市中冲撞而出,抄了近路朝齐王府直奔而去!

  齐王府今日张灯结彩,贺齐王妃寿辰之喜。

  齐王妃办寿,白瑞宁作为理王妃本是该到的。但因当年齐王府想求白瑞宁为妾那点误会,齐王妃面子上过不去,不好意思与她下请柬,便差了人过来问白瑞宁初三可有安排,白瑞宁也明白齐王妃的顾虑,怕别人提起往日的事情让两家没脸,正巧又与白瑞珍的生日撞了车,当下便推辞了,又让来人带回丰厚的贺礼,随后齐王妃也还了礼。两人算是心照不宣地把这件事过去了。

  望着满院宾客,齐王妃心怀大畅。

  最高兴的自然是今日场面十足,嘉明帝称病后。许多人都盯着齐王府的动势,就连以前许多来往亲近的人都少上门来,担心卷入齐王与莫如意的争斗之中,让齐王府很是门庭寂寞了一阵子。齐王妃不太习惯这样平静的生活,不过齐王始终按兵不动。既不声讨莫如意,也不附和,直到一次被齐王妃逼问急了才道“要观望”。

  对于齐王的决定齐王妃无法反对,却日日怀念自己被人众星拱月的时光,正巧她寿辰将近,便将主意动到了寿宴之上。

  可喜的是。满朝文武并没有忘记齐王府,收到请柬的绝大部分官员家眷都亲自到场,就算因故不能前来的。也送来了重金贺礼,极大地满足了齐王妃的虚慕之心。

  另一桩高兴的事,自然就是与白瑞宁达成了暗中的和解。

  对于白瑞宁,齐王妃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眼里。白瑞宁就是个不识抬举的人,当年她放下架子前去相看。这丫头竟敢装疯卖傻,前脚收了她的簪子,后脚就弄出一出破相的戏码,一个小小六品官员的女儿,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天仙绝色,人人争抢么?因为这件事,齐王妃对白瑞宁的印象一直不太好,可谁知道不久后皇帝就下旨赐婚,白瑞宁成了莫夫人,现在更成了与她品级相同的理王妃!

  这让齐王妃很不服气,她也不服莫如意,一个不清不楚半路认回的皇子,怎么就得了那么大的恩宠?不过,她这些小牢骚也就是私下里想想,曾与齐王说过一回,却被齐王喝斥一通,从那以后,纵然心里不满,她面上也不会表露出来,谁让莫如意的权势越发稳固,连齐王都不愿与之硬拼呢?

  想到莫如意那双蕴着无限冰冷又带着万丈神彩的双眼,齐王妃不由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娇美动人的侄女身上。

  “莫如意要么是人人而诛的祸国乱臣,要么,便是大雍未来数十年的真正主宰!”

  耳回回荡着齐王对莫如意的评价,齐王妃不由鼓噪起来,如今莫如意有林、徐二家联手支持,又有皇太孙在手,嘉明帝现有的皇子之中,哪个能与之比肩?就连几个老王爷都打着支持皇太孙的名号被莫如意拉拢了过去,不说以后,只说眼前之势,在这个半路认回争议颇多的理政王面前,哪个不是乖巧服贴,连大气都不敢出上一口?

  如果现在能将侄女送到莫如意身边……听说近两个月给莫如意送美人的官员无数,却全都被莫如意回拒,人人只当这位理政王不好女色,可齐王妃却认为,那是那些官员太没眼色!

  莫如意贫贱出身,看见那些出身低下的歌舞姬,怕不联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