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番外(1/2)

加入书签

  卧室很静,灯光早已调暗,窗外一片瑰丽而璀璨的星河。 樂文小说

  池左看一眼时间,已经快要入夜了。

  床上的人仍在昏睡,胸膛伴着呼吸轻浅地起伏,即使闭着眼,眉间也能透出一丝张扬的味道。他不由得伸出拇指在他脸颊缓缓摩挲了一下,知道依凤则的身体素质应该晕不久,稍微犹豫几秒,起身出去,到了食堂。

  部队的作息很规律,大部分人都已吃过晚饭,而某位少校要指挥部下拖走飞船,还要负责收尸,现在才刚刚吃,这时便迎上前:“少将。”

  池左嗯了声,与他简单打声招呼,进了厨房。

  大厨微微一怔:“少将”

  “我借用一下厨房。”池左看看食材,挽起袖子开始做饭。这里的东西其实味道不错,他在这方面并不挑,但某人显然不同,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他做吧。

  大厨顿时惊了,急忙凑过去:“少将你要吃什么,我来。”

  “不用,你忙你的。”

  大厨简直不明所以,求助地看向某位跟进门的少校。少校摆摆手示意不用管,然后站在旁边默默看着,他知道池左会做饭,并且还做得非常不错,但平时几乎都在军区吃,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因此他也只是听说而已。

  据说池左一般只给池海天和越时几个人做饭,整个军区就里欧尝过池左的厨艺,并且念了好久,这才传到他的耳里,谁知今天竟能亲眼看见。

  他慢慢上前:“少将,这是给那个人做的”

  “嗯。”

  果然啊少校望着他,暗道这待遇也差太多了,他们这些部下也就算了,据说里欧一年里能蹭吃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每次还都得挑个天时地利人和才行,现在池左竟然主动做,要不要这么厚此薄彼啊外星人就那么好他们吃不吃得惯这里的饭啊你就投喂

  池左忙的途中看他一眼:“你还不去吃饭”

  少校干咳一声,特别想留下蹭吃,厚着脸皮道:“我一会儿再去,对了,他醒了”

  “没有。”

  “那”那您老还做什么饭谁知道他什么时候醒万一不饿怎么办

  池左大概能猜出他的未尽之意,说道:“他应该快醒了,我让你做的事做完了么”

  “嗯,都收好了。”

  池左知道凤则当初是去找他养父算账,点点头:“放着,让他自己处理。”

  “这样好么”少校有些迟疑,虫洞出现的东西很多来自其他维度,具有一定科研价值,因此基本都上交给了研究院。

  池左明白他的顾虑,但这件事解释起来实在太麻烦,还会扯出重辉,便说道:“我心里有数,不用管。”

  他快速把饭做好,放进智能保温箱,然后挑了点水果,细心地洗干净,同样放好。少校默默望着,暗道这种淡淡的宠溺感是怎么回事真是看上人家了

  池左端起剩下的饭菜向外走,准备去餐厅吃完回卧室看看凤则。

  大厨闻着饭香,终于忍不住弄起锅底仅剩的一点尝了尝,顿时捂住胸口,觉得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他好歹是考过厨师证的,好歹连考了几级,做的饭还没少将做的好吃,给不给人活路了啊

  少校的视线也在池左身上,扔下想要悬梁自尽的大厨,亲亲热热邀请少将坐在他那里,大家一起吃晚饭。

  池左没意见,好脾气地把菜推出去共享,少校尝了尝,简直热泪盈眶,果然很好吃啊有木有那外星人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少将,你做的饭真好吃跟谁学的”

  “自学。”

  “太牛了”少校伸出大拇指,“以后谁要是嫁给你,肯定幸福死”

  池左笑笑,不置可否,饭后去驾驶舱转了一圈,让他们有事随时通知他,然后在众人略微诡异的视线里离开了。

  凤则清醒的时候有几秒钟的茫然,紧接着忽然察觉到什么,猛地把视线转向左手边,只见靠床的地方坐着一个人,正在星网上浏览页面,很专注的样子。

  他穿着妥帖的军装,五官被屏幕的荧光照亮,让人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你”

  池左急忙扭头,顺便调亮室内的光线:“你醒了”

  凤则不答,迟疑地盯着他。

  池左知道他有很多疑问,便坐在床边,准备扶他起来。凤则不着痕迹地避开,自己起身靠在床头,左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艾纳帝国,主星系z区域,”池左望着与记忆里分毫不差的脸,只觉胸口蔓延的情绪如浪潮般一下下冲击着心脏,找了十年的人就在眼前,触手可及,这感觉让他都有些没办法控制,哑声道,“这是3112年,距离你消失已经过去十年了。”

  凤则瞬间觉得听错了:“什么”

  池左没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死死将人抱住,他如今比凤则高出大半个头,可以把对方整个人都笼罩在怀里。

  “当时不是说好要四处去转转么”他深吸一口气缓解眼底的酸涩,轻声道,“你那样做,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有没有想过你父亲的感受什么叫一辈子那么长,总有一些人半路离开你就那么想死”

  他的声音越说越轻,虽然没有丝毫埋怨和愤怒的意味,但拥抱却越发用力。

  凤则甚至有种要被揉进骨血的感觉,他仍然有一丝不可置信的茫然,明明前一刻还要和养父同归于尽,决然赴死,谁知再次睁眼就躺在了温暖的大床上,并且被告知时间过去了十年实在有点荒谬。

  但他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回神,拍拍池左的肩:“抱歉。”

  池左又抱了一会儿,慢慢把人放开。

  凤则抬头,更加认真地打量他,十年过去,这人早已褪去青涩和稚嫩,军装穿在身上,让他整个人透出一股坚毅感,看着成熟而沉稳,是个非常出色的男人。

  他想起“昨天”见过的纯洁的池小左,压下时间错乱感,问道:“我父亲怎么样了”

  “挺好的,他就在这个区域,等到降落,我带你去见他。”

  凤则点点头,看一眼他肩膀上的标志:“你是少将了”

  池左应声,观察他的表情,沉默一下率先开口:“你养父他去世了。”

  “我知道,”凤则轻声道,“那一刀是我捅的”他一直陪在养父身边,亲手引爆炸弹,亲眼看着对方咽的气,对他而言这是刚刚发生的事,记忆很鲜明。

  他暗暗吸气,压下心头的思绪:“重辉怎么样了”

  “十年前就瓦解了。”

  凤则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池左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伸手拂了拂他额前的发,耐心为他细数这十年来发生的事,从重辉被灭到文拉尔苏醒,再到白时和宋明渊的大婚一点点带着他走过这段空白的岁月,最后说到文明期的人。

  凤则诧异:“他们是去了高级文明星系”

  “嗯,之前的浩劫原本就是他们弄出来的。”池左详细说了说在白瑞星见到的壁画,然后解释了一下虫洞的频繁出现和军区巡逻,顺便说了几句这一年多发现的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还说有过其他维度的食物和种子,正在研究。

  凤则静静听着,到这一句的时候神色微动,抬眼看向了他。

  池左就知道他会对美食感兴趣,忍着笑,多说了点那些东西,然后才叙述发现他的过程,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池左打量他,试探地问:“饿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知道凤则的时间停留在了十年前,心底对养父或怨恨或苦涩的感情正是浓烈的时候,尤其是上一秒还在决然赴死,因此未必有心情吃饭,所以他刚刚才会说些别的转移注意力,想让这人慢慢从漩涡中挣脱出来。

  “吃吧。”凤则点点头,胸口的情绪还没彻底消散,但毕竟已经算是死过一次,如今外面竟然过去了十年,他虽然不适应,可不会再钻牛角尖。

  池左笑着起身:“在这等我。”

  “嗯。”

  池左向外走了两步,忽然有些犹豫,便打开通讯器让部下把饭菜端进来,重新在他身边坐好,暗道人好不容易找回来,别又没了。

  凤则:“”

  凤则看着他:“怕我扔下你自己消失”

  池左镇定道:“我怕你无聊。”

  凤则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出丝毫不自在的神色,暗道一声以前好欺负也好骗的池小左一去不复返了,可惜。

  饭菜很快被端进门,还是少校亲自来的,他默默打量床上的人,只觉睁眼后更是漂亮,斯文中带着几分张扬,是个很有魅力的少年。他挂上亲切的微笑:“伤口还疼么”

  “不疼了,”凤则笑得很有礼貌,“谢谢你们救了我。”

  “不客气,应该的。”少校说道,心里呼出一口气,还好,语言沟通没障碍,否则可怎么谈恋爱啊。

  他原本想再磨蹭一会儿,多打探点八卦消息,可池左一个眼神扫过来,他立刻识时务地跑了,还体贴地关上了门。

  凤则便专心吃饭,微微一怔,由衷地赞道:“你们大厨的厨艺不错。”

  池左笑了笑:“好吃”

  凤则看着他的神色,心中一动:“你做的”

  “嗯。”

  凤则这次倒是有些意外:“专门学的”

  “算是。”池左道,他那时去各地游玩,吃遍美食,然后或许是思念作祟,也或许是潜意识里一直期盼这人能回来,因此便有一种提高厨艺的想法。阿白曾点评说他这是要慢慢活成凤则的样子,他仔细想了想,发现除去挑食和强迫症的毛病,确实有点像,只能无言以对。

  凤则问:“为什么”

  “兴趣。”

  凤则自恋地挑起眉:“哦,不是因为我”

  池左避而不答:“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凤则心想十年过去,池小左难道还是这么纯情他不由得问:“这么久,谈过恋爱么”

  “没有。”

  凤则忍不住逗他,笑道:“喊声叔,叔帮你找。”

  池左淡定地看他一眼,忽然扳起他的下巴,倾身在他额头印下一吻,语气半点没变:“叔,快吃饭吧。”

  凤则:“”

  好欺负也好骗的池小左果然一去不复返了,凤则足足沉默好几秒,最后看看他,开始享受晚餐。

  池左勾起一丝微笑,耐心陪着他,饭后带着他去军舰转了转,重点说了训练室的位置,示意他随时可以来玩,毕竟如今在巡航,还有事情等着自己去做,不能时刻都在他身边。

  军舰内系统设置的时间已到夜晚,除去值班人员,其余士兵正要准备休息,恰好都在生活区,此刻便躲在远处好奇地打量凤则,摸不准他到底是不是未来的少将夫人,不过长得挺不错呀。

  但看上去有点瘦弱,追少将的那么多,少将又那么忙,万一他们趁着少将不在欺负人家怎么办

  哎哟,太担心了。

  “那个我总觉得这情况似曾相识”

  “嗯”

  “当初我还是皇家学院大一新生的时候,宋学长找到从虫洞回来的越学长时,貌似和这个差不多”

  众人暗暗吸气:“你是说”

  “嗯搞不好啊造么”

  “造你妹,”很快有人发现问题,“咱们跟了少将这么久,你看他有喜欢的人么就算有也是少年时期了,也就十多年前,你看这人现在才多大十多年前也就几岁好么少将是恋童的人么”

  众人:“”

  那就是一见钟情喽

  哎哟,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好担心他会被那些追求者欺负。

  凤则顶着各种意义不明的视线,淡定地转完军舰,最后忍不住看了看他养父的遗体,不过池左似乎害怕他的心情会不好,并没有让他停留多久,很快又回到了卧室。

  “这是你的房间”

  “嗯。”

  “我睡哪”

  池左解衣扣的手微微一顿,看他一眼:“我去问问。”

  凤则扬了扬眉,能猜出结果,刚要说一句不用了,就听见某人已经打开门,恰好遇见路过的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