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加赛(1/2)

加入书签

  蓝对小二货的品种相当感兴趣,但盯着他研究一下却没现丝毫明显的特征,干脆得出结论说他的脸部或身上有鳞片。

  白时懒得和他一般见识,面无表说自己是人好么。蓝不禁提了提他刚才说过的话。白时很严肃:“你不懂。”

  蓝轻笑一声:“我不觉得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你就是不懂。”白时继续说,心想整个世界是一本书,并且老子是主角所以才特别逆天,这种玄幻的事谁能懂?我估计你们会宁愿相信我是兽人。

  蓝也没觉得他身上有其他种族的特征,便笑着说了句好吧,不再纠结答案,更没让他把仿真脸皮摘下来看看。

  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迷迭星上近4o%的人常年都戴着面具,这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所以不管这人是因为什么而选择的伪装,他都表示尊重和理解。

  比赛仍在继续,白时很快转回注意力,认真观察场下的选手。

  蓝来这里的时间比他长,和这些人都接触过,这时见他神色专注,大概猜出他的目的,便时不时做些介绍,顺便加上几句点评。

  白时静静听着,感觉要比自己研究强多了,不禁看他一眼,心想这人除了锲而不舍地作死卖器官,真是挺不错的,何况他们不光要打联盟赛,将来还要一起搞死反派,友谊自是不必说,因此便对这个战友越来越满意。

  二人一讲一听,偶尔还会讨论两句,相处得非常融洽,不知不觉就看完了所有比赛。

  池海天和恩杰一直站在刚才的角落,隔一段时间看看这边,并没有上前打扰。白时知道他们是不放心自己,现在见赛事全部结束,他便不想多做停留,准备和蓝交换通讯号,然后去找他们一起回家。

  但就在这时,观众席突然呼声大震,尖叫几乎能掀翻屋顶,霎那间将气氛带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瞬间一惊,四处打量,低声问:“怎么回事?”

  “有加赛,你不知道?”蓝说着一顿,恍然,“我想起来了,下通知的时候你正在比赛,估计没空注意。”

  白时便打开通讯器查看,现斗场果然更新了信息,他扫一眼上面的名单,怔了怔:“这些人是谁?”

  蓝挑眉:“你竟然不知道他们?”

  “我才刚来几天好么?”白时提醒。

  恩杰给的选手资料是按照从易到难排的,斗场这么多人,他只看完了一点,还没看到后面的内容,而且他这两天看比赛都是特意找没人的角落站着,默默地来又默默地走,也就没听过关于这些人的八卦,自然不清楚。

  他问:“他们什么来头?”

  “排在前几名的选手,一共五个人,每次出场,赌金都会炒到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数字,”蓝简单介绍,“展到他们这个地位已经不需要经常打比赛了,斗场会养着他们。”

  白时点点头,表示理解,依他们的实力如果再安排普通的对战,胜负根本没悬念,赌局开得也就没意义,不如供起来,他又问:“上面说是挑战赛,什么意思?”

  “他们之间也是有排名的,位置高,待遇也就越高,”蓝解释,“他们内部可以起挑战,排在他们下面的实力比较强的人同样可以,赢了就能取而代之,一般这种比赛都会有悬念,所以大家很喜欢看。”

  白时于是懂了,扭头望着下方的赛场。

  主持人正慷慨激昂地介绍双方,这两人一个排名第五,另一个排名第七,正是后者起的挑战赛。

  蓝适时说道:“第五名是前十名里唯一一个女的,实力不错,很厉害。”

  “啥?”白时瞬间不淡定了,“女女女女的?”

  蓝:“……”

  白时惊悚地望着场中央,肝颤地问:“真是女的?”

  可别是又一个后宫吧?继遇上双重人格后难道要来一个暴力型的妹纸?这也太残忍了!还让不让他活了?!

  “嗯,外界都传她和斗场的老板有暧-昧,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还不清楚,”蓝打量他,有些诧异,“你怎么了?”

  他开口的同时大屏幕上便出现了女人的身影,长得很漂亮,约莫三十多岁,白时想了想自己的年纪,又听蓝说她搞不好是别人的妇,七上八下的心顿时落回肚子里,一本正经:“没什么,你继续,我就是稍微感慨一下。”

  他顿了顿,“既然和老板关系不错,怎么也有人挑战她?”

  “……关系是关系,比赛是比赛,两回事。”蓝打量几眼,见他似乎恢复了,虽然有点奇怪他的转变,但没有多问。

  二人继续盯着赛场,很快见双方释放了机甲,白时现他们的机甲都不是低级的,而且装的武器看上去很厉害,大部分是交易场里没见过的商品,顿时沉默了一下。

  我擦这机甲和普通的差距太大了,万一将来和他们对上怎么打?拿绳命死磕绑炸药包么?他看一眼蓝,见他表不变,显然早已习惯,忍不住说:“这机甲好像有点过分。”

  “排在前十的选手的机甲都是中级的,”蓝说,“只要砸钱,你也能做到。”

  “那武器呢?”

  “在黑市或拍卖会上淘的,有些仅仅是材料,他们买完后自己找人做,”蓝看他一眼,“你知道这里的黑市么?”

  白时默默摇头。

  蓝无奈:“弟,你来之前难道不先查查迷迭星都有哪几股势力么?”

  妈蛋,要不是身边有一个丧心病狂的不知是没吃药还是药嗑多了的老头,你以为我想来?我也是被临时通知的好么?而且我是天真无邪的小孩纸呀,能懂什么?白时面无表:“我爷爷估计查过,还没告诉我。”

  蓝和他接触得比较多,知道这人的爷爷就是他的教练,更能感觉出这教练不简单,便下意识向池海天那边望了一眼,同时猜测对方到底是什么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