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目标(1/2)

加入书签

  房子用木头搭建,含一间客厅两间卧室,厨房和厕所都在小偏房里,整体虽然破旧,但看着还算干净。

  白时想起曾说过主角要在垃圾场打零工,简直悔得想撞墙,早知道这样,他绝不会那么嘴贱,不,他应该在那群人要联文时就千里迢迢赶过去,买包老鼠药,大家同归于尽。

  池左忧心忡忡,狗蛋自从回来就不太正常了,先是愣愣地望着垃圾场半天没动,接着进屋转了转,搬着小马扎往门口一坐,又开始呆,也不知在想什么。他正要问问,忽然见主卧的门开了,不禁叫道:“爷爷。”

  白时回神望过去,他不清楚这里的医学达到什么程度,但如果以现实世界为标准,客厅里这位高大的老人从样貌看大概六十岁,显得很硬朗。

  他没有出声,因为他和池左毕竟不同姓,池左的爷爷不一定是他爷爷,现在他一点记忆也没有,万一露馅就糟了。幸好这人并没在意,简单吩咐:“上午不要干活了,去跑步,然后吃饭。”

  池左说了声是,转身向外走。白时跟随他来到院里,看他在脚腕绑上小沙袋,瞥见旁边还有两个,估摸应该是自己的,便沉默一秒,过去绑好,然后带着一串的问号,开始抽风地跑步。

  原设定也有这段剧?难道是体能训练?不可能吧,主角应该是被淘汰后才变强的,那这又是什么?跑着玩吗?身为喜欢宅的写手,运动什么的最讨厌了!

  白时满心悲愤,但跑出一段距离后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累,估摸是这具身体的关系,这才稍微满意。

  他们跑的距离很长,他渐渐感到吃力,可想想自己是主角,便默默忍了,然后继续忍、接着忍、一直忍……到他几乎要拿菜刀把自己剁了的时候,池左终于放缓速度,他简直热泪盈眶,跟着这人的节奏慢慢停下,在附近散了一会儿步,这才拖着沉重的双腿迈进小院。

  他的呼吸仍然有些乱,身上早已被汗水浸湿,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池左和他的况一样,断断续续说去洗澡。白时解开沙袋,和他一起进了他们的卧室。卧室很小,除了衣柜、桌子和一张双人床外什么也没有,他不知道哪是自己的衣服,干脆面瘫地站着。池左以为他心不好,见他没动,便把他的衣服也拿了:“走吧。”

  白时默默点头,池左见他仍然很安静,不禁小声说:“狗蛋,你千万不要灰心,c级以上就能考军校成为机甲兵,你这么努力,将来一定会很厉害的。”

  白时微怔,关于这点他倒是不清楚,不过群里的那三人住在一起,很多细节私下里就能商量,他不知道很正常。

  他随口应了声,心想先得试试能不能回去,如果不行,第一件事就是改名,简直不能忍了,他那时真是嘴贱,怎么能让主角取这个名字,报应啊!

  二人快速洗完澡,出来时老人已经做好了饭,正招呼他们过去。

  白时迈进客厅,尽量保持沉默,以免露馅,他的脑中不可避免闪过刚刚在卧室看到的零件,想起主角对这些很熟悉,而自己则一窍不通,顿时头疼。他不怕假装失忆,他怕的是把剧带歪,如果有稍微的偏差导致回不去,这就糟糕了。

  自从穿进书里,他想过三种回家的办法:睡觉、自杀、通关。

  自杀只有一次机会,如果睡觉行不通他只能先选通关,通关不行他再自杀,当然,要是到时候有割舍不下的东西,他或许会留下,如果没有,他就去死一死。但要是通关可行,那得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后了,现实世界还会是原来的时间么?万一他的身体烂掉了怎么办?

  池左见他盯着碗呆,忍不住担忧地问:“狗蛋,你在想什么?真没事?”

  白时回神,现他们都在看着他,便捏起筷子吃饭,这种玄幻的事要怎么说?他面无表:“我在思考人生。”

  老人随口问:“测试怎么样?”

  池左还没想好说不说,就听白时淡淡地答:“我基因c级,没过,他是a级,过了。”

  老人暗中打量,这孩子有多努力、对成为一名机甲师有多执着,这些年他都看在眼里,现在被淘汰,心里肯定不好受,可此刻这人的眼里却不见失望的绪,显然没有放弃,嗯,意志坚定,挺好。

  他看向池左:“除了你,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