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如果爱(1/2)

加入书签

  【尾声】如果爱

  五年后。

  西北,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

  昨夜一场大雪终于在黎明时停歇,雪光映衬下,整个小镇静静沐浴在莹白的积雪中。

  早上六点,生物钟准时唤醒了苏念。

  摁开床头灯,她轻手轻脚坐起身,穿好衣服,下床时,尽量不惊动枕边的小不点。

  安安睡觉总不老实,经常睡着睡着就整个人横在了床上。这会儿小胳膊小腿不安分地在被子底下露出一截,小嘴巴也微微撅着,像是梦见令她不高兴的事。

  苏念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伸手替女儿盖好被子。

  末了,才折身去了洗手间洗漱,然后准备母女二人的早餐。

  这是她来这里的第四个年头。

  五年前那场地震过后,她陪那对刚升级为父母的云南夫妇去了日喀则市医院治疗。与他们分开,又从日喀则去了新疆。

  最后在乌鲁木齐时,她才发现自己怀孕怀孕两个月了。

  这个孩子……从来就不在她的计划之中。

  一度,苏念甚至想过要放弃它。

  可坐在医院产科走廊上等候时,苏念忽然间想起了嘉洛。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而肚子里这个脆弱的胚胎,是不是上天给予她重获新生后的礼物?

  她最终放弃了那个决定。

  继续走走停停,从新疆,来了青海。

  辗转到这个小镇时,她已经怀了安安快六个月。

  身体渐渐笨重,她不方便再继续前行,就在这里暂时停留下来。

  这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本地人藏汉杂居,都是热情好客,善良无争。

  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没有人会用异样的眼神来看她。她不再是容家大小姐,更不是容太太。

  在这里,所有人都叫她苏老师——

  刚生下安安时,苏念深思熟虑,一直到处漂泊不是办法,正好镇里的学校代课老师回城里了。于是,她开始一边照顾刚出世的女儿,一边为镇小学几十名学生代课。

  她渐渐习惯这里清苦宁静的生活,仿佛一开始就应该属于这个地方。

  而g市,她再也没回去过。

  她切断了与那里的一切联系。

  在这个偏僻的小镇,每天看日升日落,和一群淳朴的学生相处,看着他们一天天朝气蓬勃地成长,会觉得心境变得前所未有的平和。

  即便,偶尔深夜梦回时,过往的片段会在脑中浮现,但也仅仅是一瞬而已。

  -

  苏念做好早餐时,安安还在赖床。

  安安刚满四岁,下个月就要上幼儿园了。这会儿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窝在被子里,软嘟嘟地撒着娇:“妈妈,今天好冷,我可以多睡一会儿吗?”

  苏念将女儿今天要穿的衣服放在枕头边,坐下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多睡一会儿可以,但是九点钟必须起床。”

  小姑娘赶紧卖乖地凑过来,在妈妈脸上印下一个湿漉漉的吻,“妈妈真好!”

  “你啊……”苏念的心早软了,抚着女儿的小脑袋,柔声叮嘱:“妈妈吃过饭要去学校上课,你记得起床,吃过饭就去隔壁孙婆婆家玩好不好?”

  安安乖巧地用力点头。

  苏念微笑,低头亲了亲女儿的眼睛。

  -

  八点钟,太阳从山顶冒出了头,和暖的光照耀着大地,积雪开始融化。

  苏念和另外两名支教老师一起,带着几十名学生在学校简陋的操场上举行了升旗仪式。

  红旗冉冉上升中,学生们认真唱完国歌,然后打打闹闹回到教室。

  早上前三节苏念都有课,她教的是语文,还要兼职音乐老师。

  三节课下来,嗓子已经哑了半圈。

  第四节课时,另一位老师来带班,苏念才终于有了空闲。

  小镇并不大,从学校回到住的地方,就五分钟的路。

  路过街道口的水果摊时,苏念见苹果很新鲜,就停下来,挑了几个又大又红的。

  苏念的房东孙大婶是汉族人,丈夫去世得早,常年一个人独居。经常苏念上课时,孙大婶便帮忙照看孩子。

  这会儿院子里,孙大婶正在给安安绑辫子。

  安安乖乖坐着,小手托着腮,认认真真数着地上悠闲晒着太阳的小鸭子:“156只,157只,158只……”

  “妈妈!”一看到苏念,小姑娘一股脑站起身,蹦蹦跳跳小跑过来。

  “安安,辫子还没绑好!”孙大婶连声提醒,一边嚷着要她慢点慢点。

  “哎……又长高了,妈妈都快抱不动你了。”苏念抱起女儿,笑着问她:“今天乖不乖?”

  “这孩子乖着呢。”孙大婶笑着上来提安安绑好另一边辫子。

  “我太忙了,有时候都顾不上照顾她。”苏念说着,将手里装水果的塑料袋塞到孙大婶手里,“谢谢婶婶每天

  帮我照顾孩子。”

  孙大婶说什么都不肯要,“都是邻里乡亲,你一个人要带孩子不容易,跟我客气这些做什么。”

  说着把袋子往安安怀里塞,“安安,这个你拿着啊!”

  安安很懂事,奶声奶气地推辞:“这是妈妈买给婆婆的,婆婆你吃。”

  苏念抱起女儿,“安安,对婆婆说再见!”

  安安挥挥小手,“婆婆再见!”

  孙大婶看着她母女俩,只得道:“好吧,晚上我包饺子,你们记得过来吃饭啊!”

  -

  苏念抱着安安回到家。

  门口的信箱,邮差已经将今天的报纸送来。

  镇里消息闭塞,手机经常没信号,苏念订了一份报纸,通过这个唯一的渠道了解外面的世界都在发生什么。

  把女儿安顿好,她才坐下来,翻阅报纸。

  翻到财经版块时,目光落到版头的标题时,手指顿了几秒——

  《千亿遗产引发的豪门纠纷停歇,盛和控股内讧结束》

  标题旁附了一张容琛的近照。数年不见,他看上去比她记忆中的样子要沧桑许多,两鬓华发早生,面容也更加的冷峻淡漠。定制款黑色西服穿在身上,整个人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中年男人特有的独特魅力。

  旁边内容里写道:

  盛和控股前任董事长容怀德去世前留下的遗嘱,将名下股份均分给两个儿子。但自三子容嘉洛死于绑票案后,他继承的股权归属问题一直存在纠纷。当时苏雪宜以法定遗产监护人身份继承了这17 %的股份,成为盛和控股六大股东之一。随后在背后智囊团支持下,和董事长容琛之间展开长达数年的高层内斗。

  苏雪宜五年前检查出乳腺癌,经由手术治疗,去年底肿瘤开始恶化转移,于近期不治去世。由于她膝下无儿无女,因此她所持有的盛和股份,按照遗嘱规定重新回到董事长容琛手中……

  外面有风吹来,吹得报纸哗哗直响。

  苏念伸过手,将报纸抚平,视线始终停留在“不治去世”那几个铅字上。

  她和苏雪宜母女之间互相折磨,彼此怨恨了一辈子,到最后,竟然以这样的方式无声结束。

  苏念坐在那里,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直到肩膀上搭来一只小小的手,“妈妈,你怎么了?”

  苏念回过神,轻轻抱住女儿,柔声说:“妈妈没事。”

  “妈妈你不开心吗?”安安瞪着大眼睛,搂住她的脖子扭来扭去。

  安安刚学会说话时,回家总问为什么自己没有爸爸。

  苏念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唯有尴尬敷衍。

  大约孩子都有一颗敏感的心,渐渐的,安安就再也没有提过爸爸的事。

  苏念将下巴搁在女儿的小肩膀上,轻轻微笑:“妈妈没有不开心,有你在妈妈身边,就是妈妈最大的幸福。”

  安安伸出小胳膊抱住她,小大人似的安慰:“我也要妈妈在身边。”

  -

  四月份时,苏念去了一趟西宁。

  学校的老校长得了肝硬化,在省人民医院做手术。

  苏念和另外一个老师,带了两名学生代表,一起来西宁看望他。

  从医院出来,另一个老师有亲戚在西宁,苏念和她暂时分开,琢磨着带两个学生去新华书店转一圈。

  学校经费匮乏,很多学生家里条件有限,买不起多余的补习资料。

  苏念看在眼里,平时能帮一点就多帮一点,碰上哪位学生实在困难,都自己出资替他们填补。

  市中心的新华书店很大,各科的资料书琳琅满目。

  跟着苏念的两个藏族学生一个叫桑央,一个叫扎玛。

  两个孩子平时很少有机会出远门,第一次来省城的激动心情可想而知,这会儿看到这么多书,顿时兴奋得捧着书坐在地板上,就津津有味翻了起来。

  苏念自己先在一排排书架旁转了转,视线不经意落到角落里一本杜拉斯的《情人》封面。

  苏念很喜欢这本书,一度为了书,看过多次翻拍的电影。

  将书拿起来,她轻轻翻了翻,直到最后一页,看到小说最后一段话:

  他对她说,和过去一样,他依然爱她,他根本不能不爱她,他说他爱她将一直爱到他死。

  再读曾经叩动过心灵的文字,她眼前只浮现起多年前的g市机场,那个莽撞而孤勇的自己,被电影里一句台词击垮心防,转瞬间放弃所有原则与决定,回头投入那个人的怀抱。

  却完全没有料到。

  之后她要用七年的时间,来纠正和救赎这一次行差踏错。

  如今时过境迁,苏念再问自己:如果当时再给她一天时间,或者一个小时,甚至一分钟去重新考虑,是不是还会掉头回去见他?

  答案是:不知道。

  趁往事还没有铺天盖地涌上来,苏念命令自己停止所有胡思乱想,将书合上,静静放回原位。

  -

  师生几人在书店呆了几个小时,等出来时,外面已经是时近中午。

  苏念选了厚厚了两撂书,结算价格时服务员帮她用了两个大口袋才包装好。

  从书店出来,两个学生很懂事地帮忙分担。

  一行三人准备前往公交站台,先回住的旅馆。

  路上,桑央边走边看路边繁华街景,忍不住赞叹:“苏老师,省城真大啊!”

  扎玛说:“我们镇上要是也能变成这样就好了。”

  苏念鼓励他们:“那你们就要好好读书,将来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才能回报家乡。”

  “一定会的!”两个孩子齐声回答。又好奇问:“苏老师,我爷爷一直说你的气质像是从大城市里来的,是不是真的啊?”

  苏念抱着书,想了想:“我以前呆的城市在海边,比这里还要繁华,还要大。”

  两个孩子更加兴奋了:“那苏老师你也住过这么高的楼,开着那么漂亮的车吗?”

  苏念笑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就有一个声音:“傻孩子,你们苏老师以前过的生活比这个好多了。”

  苏念疑惑地转过身。

  一辆白色奔驰旁边减速,后座车窗降了下来。车里的方良姿摘下墨镜,朝她笑了笑,“刚刚我还不敢确定,想不到真的是你。”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忽然间重遇故人。

  苏念有些复杂地开口:“方医生,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了,有五年了吧?”方良姿打开车门下车。

  五年的时光,在方良姿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她憔悴许多,眼角生出细细的纹路,连化妆品都遮盖不了。唯有眉眼间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冷气质,一如从前。

  两个孩子有些腼腆地躲去苏念背后,又忍不住好奇偷偷看方良姿。

  方良姿扫他们一眼,“这都是你的学生吗?”

  苏念道:“是的,今天带他们来买些学习资料。”

  方良姿看了眼手表,“几年没见了,方便的话,一起吃顿饭吧。”

  见苏念面露迟疑,她扬眉笑了起来:“放心,你可是我的情敌,我才不会把你的行踪暴露给他。”

  -

  方良姿选了一家中餐厅。

  奔波半日,等服务生把菜端上桌,扎玛和桑央面面相觑,见苏念冲他们点点头,才埋头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方良姿习惯性地拿出烟盒,递到苏念面前,苏念摆手拒绝。

  “那不介意我抽吧?”

  “没关系。”

  方良姿将烟点燃,轻轻抽了口,很快便有烟雾升腾而起。

  她靠在椅背上,隔着烟雾静静打量苏念:“你倒是没什么变化,就是晒黑了。”

  苏念微笑:“高原地方是这样,日照比较强烈。”

  “这几年过得好吗?”

  “很好,比过去快乐多了。”

  方良姿看着对面眼神恬静的女人,心下涌过小小的惆怅:“四年前那场地震,阿琛去过西藏找你,但只在废墟里找到你的身份证件。包括他,g市所有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了。”

  苏念面容安静,眼神清澈,不欲再进行这个话题:“你呢,怎么忽然来西宁了?”

  “我们方家祖籍在西宁,这次是清明节回来祭祖。”方良姿伸指弹了弹烟灰,抬头问:“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老了很多?”

  不等苏念回答,她笑了一下,自顾自说了起来:“我叔叔前两年去世了,婶婶身体不好,于是我从医院辞职,帮家里打理生意。至于这两年的生活,只给人一个字——累。每天无止境地忙,公司大事小事都要过问处理,我总算是体验到阿琛过去工作狂那种状态。”

  提起容琛,方良姿顿了顿,抬眸看着苏念,很慢地说:“我和阿琛准备八月份结婚,你是我第一个通知的人。”

  苏念眼睫微颤,面沉如水:“恭喜。”

  “谢谢。”方良姿摩挲着手里的骨瓷茶杯,语气平静:“其实结婚的决定很仓促,原因很简单。你的事情以后,他有心结,一直孤单一人,我也没有结婚的打算。我和他各自耽误了这些年,他明年就四十,我也三十八岁了。所有人都觉得我和他应该是一对,长辈们一直想撮合我们,大家都没意见,事情也就定了下来。”

  苏念点点头,不急不躁,等待下文。

  方良姿又道:“其实不管男人女人,到了这个年纪,结婚都只是为了搭伙过日子,再谈不上什么爱情不爱情。婚礼我们不打算大办,请几个本家亲戚一起吃顿饭就好。”

  方良姿徐徐说完,不时抬眸查看苏念的神色,试探问:“你呢?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一个人?”

  “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不打算有什么改变。”苏念低头喝了口茶,索性将话挑明:“其实你不用顾忌什么,在g市我已经是一个死人的身份,这辈子我不会再回那里,我和他之间再无可能,更加威胁不到你。”

  一顿饭

  还没吃完,方良姿那边接了个电话,约莫是公事上的事情。

  方良姿接听电话,眉心渐渐蹙紧。挂断电话,无奈道:“抱歉,公司有急事,我得赶回g市处理。”

  苏念说:“没关系,公事要紧。”

  方良姿欲言又止:“那保重,下一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苏念点点头:“你也一样。”

  方良姿迟疑半晌,又从钱包里取出一张卡,放到桌上,“你离家在外这些年……在外面肯定不容易,如果需要什么,就……”

  苏念看看那卡,没动,没说话。

  方良姿自己先笑了:“我第一次做这种事,挺尴尬的。”

  苏念把卡还给她,清清楚楚地拒绝:“这个我是真用不上。”

  方良姿道:“那就当我做慈善,这钱算是捐助给你的学生的,这样没问题吧?”

  苏念默了一刻,随即道:“那我代孩子们谢谢你。”

  “不客气。”

  手机又响,方良姿蹙眉挂断:“这下我是真的要走了。”

  她站起身,转身几步,忽然又折回来。

  “苏念,虽然我相信你的人品,但有件事我还是得拜托你。”

  她看定苏念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很轻,“对阿琛,请你高抬贵手。我和他要结婚了,以后请你不要再出现他的世界里。”

  -

  飞机是晚上七点到的g市。

  公司一份项目出了问题,底下的人都等着方良姿回来坐镇处理。

  一出机场,方良姿就马不停蹄赶赴公司写字楼。

  开会、商讨、决策、拍案,忙碌了近四个小时,事情总算解决。

  方良姿从会议室出来时,外面的城市已是万家灯火。

  她拖着疲倦的步子,掏出手机,试着拨了个号码。

  “方小姐,容先生在开会,请问您有事吗?”谢宇的声音。

  “……算了,没事。”方良姿挂断电话。

  助理察觉她脸色异常,小心询问:“方总,是不是旧伤又发作了?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不用,回家吃点药就好。”方良姿摆摆手。

  助理无奈,只得开车先送她回去。

  -

  方良姿休息了一晚。

  翌日下午,去了医院复查身体。

  何主任把她的照影片子仔细看完,摇了摇头:“良姿啊,虽然不做医生了,但也得保重自己的身体。你的旧伤还没好完,要注意休息。”

  方良姿说:“主任,我有分寸的。”

  何主任和颜悦色:“婚礼是八月份吧?我还没恭喜你,总算有归宿了。”

  “谢谢主任。”方良姿咬咬唇,总归不甘心,犹豫着问:“主任,我那伤,还有机会康复吗?”

  何主任眉头微皱,安慰她:“良姿,你别着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将来一切肯定还有机会。”

  意思已经很明显。

  方良姿脸色灰败,强笑着点点头,“我明白了,我能接受。”

  从医院出来,她将司机打发走,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兜圈。

  车子漫无目标地在城市里前行,最后竟鬼使神差地开去当年救容嘉洛的那个城中村。

  几年过去,这个城市每天都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

  城中村如今早已经被政府规划新建,出租屋的位置现在新修了一所小学。

  校门外绿树成荫,车辆川流不息,再找不回昔日破败杂乱的丝毫痕迹。

  方良姿把车停在路边,一个静静靠在车座上发了一会儿呆。

  过去的五年,她总是刻意不让自己去回忆那一天的细节。

  每次开车宁愿花时间绕路,也不敢经过这里。

  而今日,才发现,原来要战胜自己的恐惧,似乎也没那么困难。

  时间真快,竟已经五年了。

  五年可以发生什么?

  可以让一个人身体里所有细胞都更新代谢一轮,变成一个新的人;

  可以让你和往事、朋友、亲人、爱人,都渐行渐远;

  只是有些事,真的可以渐行渐远,彻底遗忘吗?

  方良姿低下头,手指缓缓探进自己被衣摆遮住的腹部——

  那里有一道极为醒目的疤痕。

  纵横十多厘米的伤疤,在腹部光滑肌肤上明显地凸起,不用看,也能想象到它的狰狞模样。

  这是她高贵光鲜的外表下,外人永远看不到的地方。

  这道疤,是一场触目惊心的灾难给她留下的印记。

  半年前,她和容琛一起去广西谈项目。

  回来的路上,是她在开车。

  在经过一个转弯路口时,迎面一辆超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