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fontcolor="red"慎买慎买/fon(1/2)

加入书签

  (一)

  随着钱小泉的入狱以及钱荼、钱‘奶’‘奶’等人的离开,年入中年的钱鑫突然就感觉到了孤独。。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没有了事业上的冲劲,生活上也失去了目标,当爱已成往事,剩下的只有麻木和彷徨。

  柴韵已经将‘女’儿柴雅琴带回了家,母‘女’俩相处的十分融洽,一点也没有生疏感。

  钱鑫趁柴雅琴受伤时偷偷取了一些血去做亲子鉴定,确实如钱小泉所说,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想到钱荼临走前对他说得那些戳心窝子的话,钱鑫第一次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他深爱的‘女’人,欺骗他,利用他,偏偏他还离不得她。

  深爱他的‘女’人,被欺骗,被伤害,却一直不肯离开他。

  然而,晚了。

  人总是失去才懂得珍惜。

  他爱的人,不爱他。

  爱他的人,已经永远离开了他。

  大厅内又传来母‘女’俩的欢声笑语,钱鑫搅着粥,脸上也跟着‘露’出笑来。

  当活着已经再也体会不到当初那种幸福的感觉时,那么,就一起离开吧。

  换个地方,寻回他曾经丢失的幸福。

  (二)

  “喵呜,喵呜~”

  不甘的猫叫声渐弱。

  殷超再一次无奈地看着一脸得胜凯旋归来的滚滚。

  这已经是滚滚不知道第多少次撵走小黄‘花’猫。

  自从滚滚强赖在自己家里不走后,他的家中除了那只百败百战的小黄‘花’猫,便再没有什么小动物敢踏足,这里俨然已经被滚滚划拨成了自己的地盘。

  说起来,住到小泉村已经好几年。

  曾经在街头小巷流‘浪’的日子,每天饱一餐饿一顿的生活仿佛多么遥远的记忆。

  殷超看着院子里晾晒着的草‘药’,抓一把轻嗅,他喜欢这种味道。

  对于别人来说很苦,对于他来说却很香。

  因为,这些草‘药’可以替人和动物留住健康,留住生命。他不喜欢看到生物的流逝,虽然这无可避免。

  可是不是还可以拖延吗?

  第一次见到那一家人带着感谢登‘门’拜访,浑浑噩噩的殷超突然就有一股冲动,他想学医!他也想像五爷爷一样,可以替别人多挽留一些时间。

  最开始的时候他学得很困难,因为他并没有什么底子,多年的流‘浪’让他了解到很多,独独缺乏知识。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

  五爷爷说过,活到老,学到老。

  他那么大的年纪都能不断学习,自己还这么年轻,怎么就不能学了?

  白天他就跟在五爷爷身边学习‘药’理,晚上就认真研习医书,不认识的字查字典,不懂的查资料。

  也许他在这方面真的有些天赋,他学得很快,再加上足够认真努力,没过多久,在病人到达后,他也可以尝试着提出自己的看法。

  先是提出自己的看法,再听取五爷爷的评价,就这么慢慢地,他竟然也可以给人看病了。

  他的第一个病人就是他自己,为了验证自己的医术,他大冬天的扑进河里楞是把自己给‘弄’感冒发烧了,最后虽然强打着‘精’神给调理好了,却也因此被五爷爷狠狠训了顿。

  之后,凡是来找五爷爷看病的人,基本都是由他先看,看完了再开方子,由五爷爷复检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就让对方拿‘药’。

  因为五爷爷和无老板的原因,村子周围有很多‘药’材作坊,处理‘药’材的大都是常年处理习惯的老年人和中年人。

  自从柴山的名气传了出去,大部份在外务工的人都宁愿呆在家里揽财,除了种植有机粮食及蔬菜外也配合着处理一些五爷爷所常用的‘药’材。

  这些‘药’材都会经过‘药’监局检测合格后封袋贩卖。

  殷超也在这种环境下,渐渐开始不满足于所了解的‘药’方,时常带着滚滚漫山遍野寻找‘药’材,分析其‘药’‘性’,寻找最佳搭配制成‘药’方。

  有些东西他拿不准,就会找五爷爷一起了解,若是两人都疑‘惑’的,则再联系别的中医一起探讨。

  这么一来,还真给他们捣鼓出一些养生‘药’剂来。

  虽说有“是‘药’三分毒”的说法,但当‘药’不再是‘药’,而是类似于食物的东西时,他的毒‘性’便可忽略不计。

  后来,殷超更是证实,当养生的‘药’剂搭与柴山武术相搭配时,能让身体能得到更好的改善!

  也是这一证实,才让整个柴山都兴起了一股练武热。

  原本只是小年轻们的热流活动,现在是中老年统统加入。

  而再等到钱荼提前大学毕业返回柴山时,医‘药’热更是席卷了整个市!

  殷超也是在这时开始计划起自己的游学之旅。

  本来殷超是打算学习古时候的游医,行一路治一路,顺便再进山里晃晃。

  以他那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