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阳符涯风(中)(1/2)

加入书签

  绿铭山筑已经初步建成,萧凉本来就不多的财产全都搬了进来。但他手里在干活,心中却魂飞天外,考虑着关于赌石的种种利害。

  越是去想,他越觉得心惊肉跳。自己本利,又一窍不通,怎么可能参与到赌石里面去呢?就算有聪明,但却也不可能无师自通看懂人家在凌云矿上做的手脚。

  这就好比是去赌场里赌家产,人家庄家手里攥着主动权,你的身家去留就在人家的一念之间。

  这绝非是做生意,这是玩命。

  如果自己懂这凌云矿里的门道,那就不一样了。至少不会像李龙飞那样被骗得血本无归,赔上了xing命。遇到骗子,可以抽身而出,不做纠缠,而遇到利益,则可以抓住时机,狠赚一笔。

  现在想来,不止是赌石,所有和六矿有关的买卖,都涉及到凌云矿当中的知识。自己去学习这些知识,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如此甚好。”

  萧凉念头一动,就决定了要想办法去学凌云矿里的门道。而且还不能学人人都知道的那些常识,要学就一定要学大商家里的机密高深的学问。普通的大商家自然不会平白无故将这些门道传授自己。哪怕掌柜的下令手下的师傅教自己门道,也难保那些师傅不会藏私。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十个手艺人有九个都是这么想的。剩下一个还是没本事的。

  但恰好,有一个雕翎堂大姐秦如烟却误以为自己是天生神力的武道高手,并且好像有求于自己的样子。

  萧凉莞尔,不禁挑起了嘴唇。

  他仅仅一笑,就计上心头。

  “先要把那九合刀取来才行。”萧凉微微头。

  但也就在此时,萧凉的余光忽然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把他给吓呆了。因为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没有感受到任何响动,那个人就好像是一棵松树,毫无征兆,毫无气息地出现在了那里。

  那是一个白衫飘飘的青年,他撇着头望向远方的山崖。

  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青年,因为他的脸上没有轻狂,他的眼里没有野心,甚至连感情都没有。而是只有一种好似洞破云霄望向过去的,追忆的眼神。这种苍白且凝练的眼神,只会在花甲老人的眼中浮现。

  这个青年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看了多久。也许在萧凉建屋的时候就已经在了吧,因为萧凉太过专心,没有发现他罢了。

  他背后是苍凉翠绿的崖壁,崖壁上攀附着数种草藤。白衣清袖,烙印在苍绿的崖壁上,伴以那老朽的眼神,镌刻成了一幅耀眼而又遥远的苍白古画。

  这个人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张狂气势,反而让你只看一眼就会觉得安定。

  “你是谁?”萧凉不禁问道。

  青年却仍然看着远方。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想要什么?”萧凉眼中浮起了jing惕。

  那青年苍凉追忆的眼神不再停滞于远方,而是转而落在了萧凉的身上,仅仅一眼,就让萧凉感到了神魂的清净。

  “你……”那青年开口了,声音舒缓沉稳,在那眼神里倒映出一种老迈,却给人神采奕奕的感觉。

  “我们真是世上第一批修仙的人吗?”

  青年的话让萧凉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自然是了。”萧凉道:“前人也有信仰,但大多是念头与想象,香火崇拜的无非是一些凡神,但如今,却有了真正能颠覆世道的真神,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青年的眼睛微不可察地闭合了一下。

  “是呀,我看前人所著的修道经典传奇,动辄三千年寿命,数万载仙途。但实际上自己来走,才知道,灵气功法的积累,也许真的需要三千年,但这三千年里所经历的感情与人事交替,却没有人的神智可以承受得住。三千年呀,我简直不可想象,就在我这短暂的一生里,失去的每一个重要的人,都已经足够我痛彻心扉了。而三千年,三千年会经历多少的感情,会死多少的亲人?我又该参加多少次祭奠?到了三千年之后,我还会记得当初为什么而修炼吗?我难道不会后悔吗?我此刻已经如此颓废,三千年后,又会是怎样的一副苍老?”

  萧凉皱着眉,暗叹这人恐怕是得了失心疯,但还是颇为认真地jing示了对方一句:“大道无情。”

  青年听了,口中发出一声嗤笑,脸上表情仍是那么苍凉。

  “好一个大道无情。你若是追寻别人的道,那永远也不明白我所的一切。自己的道,自己全盘掌握,信仰他人的道,只能是一种崇拜。崇拜他人者,己身尚不可完,又何以为神?”

  萧凉又皱了皱眉,但他只是一个平凡的游商,自然没能力轻举妄动,所以他问眼前的这个青年:“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