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阳符涯风(下)(1/2)

加入书签

  是夜,雕翎堂已经合上门板,关了门面。但店面里仍然坐着秦如烟,她正敲打着算盘,核对账目。

  富商易经,留下子女照料生意,这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常景。通常被留下来的子女都年纪不大,却被强迫着独当一面。他们究竟担负着多大的压力?旁人恐怕难以想象。

  偌大的屋子里只有油灯里的棉芯烧炸的轻响,长长的倒影垂在墙壁上每一把巨弓之下。灯盏与墨笔,还有那厚厚一本的账目。普通人看上去就会头晕眼花。但如烟却全神贯注在其中。

  “咚”一声巨响,门板都跟着摇动。jing神集中的如烟被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倒抽一口冷气。她的心狂跳,因为现在还是深夜。

  大概是有什么东西撞在了门板上吧。

  按理来如烟是该去查看一下发生了什么,至少应该查看一下门板有没有损坏。但她却不敢,她本以为自己还算坚强,现在却只因恐惧而退缩。

  她战战兢兢去后堂找来了守夜的刘老头。刘老头被吵醒本来很不高兴,但看到是姐,心里的怨气就一下子被冲了个干净。他打着灯笼,来到门面上,一块块掀开门板。而秦如烟就远远躲在后面,一脸担忧地望着。

  当门板全部被打开的时候,秦如烟才看到,被货柜挡住的阶梯上躺着一个人。这个人被刘老头扶起半身。只见他身上满是血痕,手臂还有两条伤口,在往外渗着鲜血。

  这是一个穿着粗麻长袍的武夫,他脑袋上还扣着一个斗笠,手上还死死抓着一把银光闪烁的长刀。而刀口上,还有鲜血。

  “姐,是个武混子,可能被人追杀,逃到这里来了。咱们还是别惹麻烦为好。”刘老头虽不懂武功,也不懂刀,却通晓人情世故。早在仙途大开以前,他就已经给秦家守门了,这人世种种,他见得太多,自然镇定。

  秦如烟见这人已经晕厥过去,松了一口气。她步伐轻盈地跳到了这人的面前,掀开了斗笠。却发出一声惊呼:“原来是他!”

  斗笠下面的那张脸,正是萧凉的容貌,虽然略显狼狈。

  秦如烟很自然地进入了萧凉给她设计好的思路。因为萧凉的目的隐藏得太深了,而且他觉悟深重,宁可身受数种刀伤,也要把戏做得逼真。这让聪慧的如烟,也没有发觉,这竟然是一个局。她对骗钱财的局很敏感,但对一个主动送上门的谜团解释却毫无防范。

  这个谜团的解释就是萧凉手中的那把锃亮的“九合刀”。

  商人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角se。她自然知道最近城中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这把刀是什么刀。

  她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萧凉杀了赌石人,夺了莹翠石,拿了九合刀。因此不想暴露自己的武力,所以才会在she技场上才会夺路而逃。而现在事情败露,被人追杀,想来想去只能投靠知道真相的自己。

  唯一的疑是既然不想暴露又怎么会去主动拉那斩月弓呢?想来,一是不知道那弓是胤龙斩月,二是对自己的力量估计也比较糊涂,三是在被自己盘问之前,也许没有认识到这件事的严重xing。以为只是在人家的后院里拉一张弓玩玩儿,和在店铺里摆弄一个茶杯差不多,并不值得大惊怪。

  “看来这位奇怪的高手对自己的实力估计还真是模糊,难道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是天生神力吗?难道只以为自己是力量稍稍比别人大一?那还真是埋没浪费,竟然用一柄下三流的九合刀,学一套乱七八糟的九流刀法。”

  如烟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笼络住这个人,发展为自家的家奴,让他用最好的刀,学最强的刀法,这样才配保护自己。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资格站在她秦家大姐身前,为她分隔开那些烦人的纨绔皇亲。也只有这种强壮的臂膀,才值得信赖。

  秦如烟想入非非,脸上有一团晕红。这让刘老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