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交商易贾(上)(1/2)

加入书签

  空涯飘在半空中,衣衫猎猎作响,他那苍凉追忆的眼神一如往常,好似永远也不会波动。他现在正盯着眼前的绿铭山,盯着数十丈下方的那间屋。

  他的眼神里渐渐揉进了一丝疑惑,他的脑中又一次浮现起了萧凉举着酒杯敬给明月的一幕。

  “那真的是他吗?”空涯不禁喃喃自语道。

  他是个很难被打动的人,也许天下间最美丽的女人坐在他怀里,他也不会被打动,因为他的yu望已经死了。也许天下间最大的权势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被打动,因为他的野心已经死了。也许道的答案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被打动,因为他的道乃是忘情纵横道。他不需要任何答案,他只想要忘情高歌。

  但他看到萧凉敬酒给明月的那一幕,却被打动了。

  他已经二十年没有过那样热血激荡的感觉。

  但现在的他,看着萧凉,只有一浪高过一浪的疑惑。好似那天晚上醉酒后的萧凉是另外一个人一般。

  “萧酒凉,魂断肠。”他高吟道。

  “背影高歌盏明月,断魄回昆入忘情。”

  “军牢啸滚九重败,横剑豪胆英雄生!”

  “不语不言,不愁不苦,不喜不悲,不寂不屈……不为百腕千斤无情刀折腰,不为山海痴怠鄙夷唾寞落,只敬我心,只敬庄严之魂!只敬敬者,对眼知己,对眼英雄!”

  “萧酒凉,佳人寞,华丝无一悔……”

  空涯眼中罕见地闪烁起波光。

  “三月,太短。”

  他最后留下这样一句话,而后离尘而去。

  ……

  就在数十丈下方的萧凉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正挑灯夜战,埋头于九霄清髓符术当中,准备彻夜研究。

  “太妙了!太妙了!”

  一边研究那本宝典,萧凉一边不住地高呼。虽然他现在根本没有灵气可以用来压入符内,但接触到如此奥秘无穷的新领域,萧凉还是止不住兴奋。

  第一张符是聚灵符,第二张符是烈火符。

  第二张符一共有三道筹,尾部相接,焰散开三道。

  萧凉已经花了数个时辰在这两张符上了,他并未妄图直接学习高等复杂的后几张符,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在最简单的这两张符上。关于这两张符的所有记录,包括如何入定坐禅观想灵笔的步骤,如何使用灵笔的诀窍,如何画筹,脉的排列要怎样才是最好等等,他都反复揣摩研究,脑袋中已有了详细的规划。

  在几乎一晚上的挣扎之后,他决定,不再卖出那碎成四半的莹翠石,而是用它来画一道聚灵符。如果聚灵符画成了,就继续用聚灵符中的灵气挑战烈火符。

  还有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等到那时候恐怕困倦就会袭上心头,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了。于是萧凉不再犹豫,他飞也似地冲出屋,跑到清泉当中洗了个澡。

  在夜晚极度yin冷的寒水中上下了数次,觉得全身洁净之后,他回到了屋中,开始定神,坐禅。

  坐禅本是佛教的一种法门,现在却用来观想道教道尊,实在是怪异之极。

  但萧凉还是一手拿着莹翠石,一手拿着琉璃笔,开始按照九霄道术中的凝气期吸收灵气的法门运转起来。

  脑海中出现了太上丹尊的形象,长髯太极冠,浮尘柳叶瓶,黑边金缕道尊袍,祥云金气绕周身。然后再向他诚心膜拜。

  果然,在这种祭拜和特殊的吐纳法门双重作用下,手中的莹翠石开始变得黯淡。萧凉虽然看不到灵气,却知道这就是吸收的前兆,现在灵气一定已经脱离了莹翠石,存在于空气当中。

  这时不再观想道尊像,转而观想琉璃笔的形象,莹翠石变得更加黯淡,最终碎裂化为了灰尘。而琉璃笔脱离了萧凉的手,漂浮到了半空中,闪着耀眼的荧光。

  灵笔已成!

  念头一动之间,琉璃笔就在一张宣纸上燎烧了浓重的一笔,顿时,宣纸正zhong yang被画出了一道雄浑的青se灰烬痕迹。

  这就是琉璃笔画出的“筹”。

  然后笔尖上的魔火肆虐,扬着无数的触角,开始疯狂地画起细的“脉”来。这些脉在过去几个时辰当中,萧凉已经拼尽全力去记,只记一个却要重复画出无数个。而且不同脉的排列要在白纸和脑海中先设计,到现在才能再次重复出来。

  一炷香时间之后,萧凉擦擦头上的汗,看了看手中的这张宣纸。

  一道聚灵符完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