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朝建功名夕遗梦(1/2)

加入书签

  “徒显,你可愿为国效力?”

  “不愿。”

  六指老儿的尸体前,桀骜的徒显如此答道,将一众老臣吓得面如土se。

  皇帝却并未动摇,他双眼中威严的光芒好似两盏明灯。他只停顿了三息。仅仅三次短暂的呼吸,就听到那仿若雄浑的战鼓鸣擂而起的声音继续问道:

  “徒显,那你可愿为我效力?”

  “可愿为我枪挑番邦,剑砍蛮夷,铁蹄所踏之处均纳为王土,征服至万里涯海,天边尽头,见我域那穷尽天下广阔无垠的边疆风采?徒显!你可愿为我效力?”

  皇帝的声音如同天边的惊雷,在徒显的耳中激荡,轰鸣。

  徒显动摇了,他颤抖着,不禁去想象那满是雾气的我族类极所能及的尽头,无边之海。想象着铁蹄踏地,枪尖落露,一望无际的武道之涯的极限。

  他无法拒绝。

  绿铭山。

  山所高处,烟云流转。半腰嶙峋突崖之上,有一棵苍松,一粒亭。亭之中有一个长袖长襟的白衣男子,长发披落,扬首观云。他的容颜没有分毫岁月痕迹,正值双十青葱。他望向远云的眼里只有那一分落寞和交衬其中的九分平静。他背着的双手好似白玉节一样,光滑明透,交织在长披的滑绸中,迎着风微微摆动。

  远远三十步外,有一个并不很高大,但肩膀宽阔,手臂雄壮的中年男人远立。此人双眸中的光芒极为黯淡,好似接近了白se,犹如一潭毫无生机的死水。这是岁月对他无情的剥夺,在这双见惯了无数生死的眼睛背后,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神态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徒显。

  徒显缓步向前,口中却喃喃着:“圣上……却也不是,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一声浩叹开云见ri,清清冥音辗转而来:

  “徒公何必如此,唤我李牧便是。”

  徒显微微一笑,僵硬的眉角稍稍抽动:“李牧……你果然已出尘,前世野心早已散尽了吗?”

  那白衣男人也一笑,转过身来,露出那没有半沧桑的清秀面庞。

  徒显一惊:“果然是升仙了,岁月痕迹竟然不着分毫。”

  李牧却苦笑一声,好似一个普通的道人,眼眉上再无丝毫厉se,王霸之气好似早已散尽。

  “哪里是升仙,真是云里看雾里,互不真切呀。”

  “徒公,你可发三问,我一一答你。”

  李牧看到徒显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很多事情想问自己,这也正是徒显前来见他的理由。

  “好。”徒显道:“我想问你,玉璧上所刻凝气易经是什么意思?”

  李牧笑笑:“徒公,这个问题我本是不知道的。但我离朝的这半月以来,早已飞行游览了昔ri握下的大好河山,多番内视自省之下,已有一定猜测。不知徒公可愿听我这等妄言?”

  徒显的表情仍是没有任何变化:“请。”

  李牧又一笑:“凝气易经。凝气的这个气字是什么意思呢?在我服下仙丹之后,眼里就可以看到一种奇妙的事物。我可以看到生灵体内有一种流动的‘气’,我也可以看到自己体内同样有这种气从毛孔当中流出。事实上,我就是靠使用这种气来御空飞行的。所以,我如果猜得没错,这种气就是修仙的关键,凝气的那个‘气’字的涵义。李牧不才,给这种气起了个名字,生灵之气,名为‘灵气’。”

  李牧轻轻一拂大袖,自己就飘了起来,浮在半空之中。

  这样的场景,饶是徒显,也大吃一惊。

  李牧却不以为然,又道:“凝气就是想办法把外部的灵气吸纳到身体当中的一个过程。但这却是个很难的过程。”他沉默了半晌,才又道:“不知道徒公有没有听过开灵?”

  徒显略一思考,随即摇头:“没有。”

  李牧轻笑:“江南坊市之中依稀流传有一种秘法叫做‘开灵da法’。武功练到至高境界,就可以找开灵师开灵。这种方法就是通过刺激穴位将人体本就蕴含的灵气激发出来,用以代替内功使用。一旦开灵,一生中有数次机会可以催动灵气使用招式,比内功威力大百倍不止。被开灵过的武师被密称为‘灵师’。他们不会轻易动用灵气,因为灵气一旦使用,自己本源之力就会损耗。轻者大病,严重则一命呜呼。这样的人,就统称为‘凝气期’。”

  “啊!”徒显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李牧头:“没错,玉璧上所刻的四字就是修仙的一种等级分割。也可以是一种变相的提示。若没有这每期两个字的提示,任凡人何等大智慧,恐怕永远都不可能修成正果。就正如玉璧落地前的数千年岁月一样。很多高手开灵,灵孔周天大通,却不知道要凝气,而最终寿命断绝,又或灵气耗尽而亡。”

  李牧又笑笑:“而那枚我服下的仙丹正是第二个提示。那枚仙丹中含有浓烈的灵气,我服下之后,首先是被开灵,之后则直接跳过了凝气期,大量灵气入窍,为我易经造体,直接迈入了易经期。正是因为易经时灌体的灵气太

  过浓烈,所以才有了那惊人的天象。”

  徒显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眼神中的镇定再也不复。

  “那我能否开灵易经,步入你的后尘?”这是徒显的第二个问题。

  “当然可以。”李牧一笑。

  徒显眼神中却多了一份凝重:“依你刚才所,坊市之中的开灵流传不广,应该是有什么缺陷吧。”

  李牧头:“灵气即生气,泄体则必死无疑。然而凡人无法控制灵气,灵气也不会由经脉流转双目,自然也看不到灵气,所以大部分被开灵之人,都因为灵气泄体而亡。后来,依靠武林高手的强健体魄所带来的旺盛灵力和对于危险的预感与控制,总算在开灵中找到了一丝生机。但成功的几率仍然是十中无一。”

  徒显眼神更yin沉了:“果然,这世上没这么便宜的事。”

  李牧又摇摇头:“你错了,若我帮你开灵,以我的灵气保护你的灵气不泄体,则有九成把握。”

  徒显凝望着李牧的眼睛,他的凝望,一般会使人回避,哪怕这个人是位高权重的王侯。也许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个人就是眼前的李牧。徒显此刻看透了,眼前的李牧看似散去了王道,却本质未变,还是那个帝王李牧。

  “你想我去做什么?”徒显问。

  李牧又一轻笑,低下头,好似在回忆着什么。

  “我进入易经期也已半月有余,灵力却没有半分增加,因为我不知道去哪里凝聚灵气。我看到生灵体内有灵气浮动,就下去加以吸收,那生灵死了,我也成功吸收了灵力。但天空中则yin云密布,隐有雷声。吸取了三头鹿的灵气之后,雷声滚滚,一道红se闪电直劈而下,向我而来。我一害怕,赶忙散了从动物那里吸取而来的灵力,没想到雷电立刻消失,天空登时放晴。”

  “这……”徒显喃喃道。

  李牧再次摇头:“显然,天公不准杀生吸灵。然而除了生灵以外带有灵气的天材地宝,我寻遍河山,没有找到一丝半。”

  徒显头:“原来如此,你想让我发动举国之力,为你去寻找。”

  李牧又摇摇头:“是为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