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豪赌半生(下)(1/2)

加入书签

  黄拉着一车银,并没有丝毫的停留,径直驶入了东区。而后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天齐商行门口。

  这时,商行已经开门了两个时辰。

  几乎是天刚刚亮,天齐商行就已经开门营业。并且那里面的工人个个默然不语,但眼睛里却闪烁着冲劲。

  其实做生意并没有太多的秘诀,最大的关键就在于是否勤奋。白手起家的时候要勤奋,有了店铺还是要勤奋,哪怕做成了通天的大老板,却仍是逃不脱一个勤奋。

  “勤”就是商道唯一的jing髓。

  而从商行,就可以看到这份勤奋,当别的商人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莹就已经起**,亲自开门,亲自打扫门面。

  老板如此亲力亲为,工人们怎会不鞠躬尽瘁呢?

  此时的莹已经站在门槛后面等着萧凉前来,两人的视线遥遥相对,萧凉眼里的温柔已经全部消失,只剩下深深的jing惕和忌惮。

  在他心中,如烟也是个厉害角se,年纪轻轻就可以营运如此巨大的雕翎堂产业。但比起莹来,他觉得如烟还是差了很多。

  他的心里早已不把莹当做一个女人,莹是个可怕的生意对手。好在这个生意对手,现在是他的合作伙伴。

  萧凉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粗瓷瓶子,瓶子上写着个“清”字。里面装着并不很烈的果酒,喝起来有一股香甜的滋味。但入口还是会温润肺腑。他拔开塞子,喝了一口。

  喝酒能使萧凉进入一种奇异的状态,这种状态,让他冷静。

  放任莹的工人牵走了牛车,萧凉走进商行,和莹并肩直入后堂,期间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也没有要话的意思,只是笔直看着前方。而莹手下的工人们更是连脸都不会抬起来,看都不会看他们两个一眼,更不要向萧凉打招呼了。

  来到后堂,莹在右手上戴上了一只白绸手套,萧凉又掏出了酒瓶喝了一口酒,然后把贴身牛皮袋拿出来,抽了一张烈火符,递给了莹。莹用右手轻轻地捏住符箓,放到眼前端详起来。

  “萧凉。”她直呼其名:“这符实在太危险了,五大规则,一旦破损,就会发生爆炸,这五大规则中的均一xing和对称xing,导致只要脉被指甲刮到都会引爆。我们昨天刚发生了一次这样的事故,下家的一个人和我的一个手下死了。”她看着符,着好像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的话,脸上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只有那一双大眼睛里好似重瞳的注视微微闪动。

  萧凉微微皱眉:“所以我才会用牛皮袋好生保管。”

  莹把符递给了身旁的手下,那手下心翼翼地拿出一个锦盒把符装了起来,“你放心,我们自己的失误,不会算到你头上的。我这个的意思是,你能不能想办法改进一下技术,普通的规则破裂符箓不会爆炸,只是遇到灵气激化才会爆炸。”一边她一边取下了手套,递给了手下。

  萧凉沉思着:“如果有办法改进,我会尽力的。但这样一改,就不容易引爆了,使用会很不方便。”

  莹摇摇头:“也许的确如此,但现在的烈火符使用起来都不安全,也谈不上别的xing能了。这样会使我们的收益受损的。”

  萧凉头:“我明白了,但我马上就能掌握下一品了,如果烈火符实在不好用,干脆放弃算了。”

  莹表情看似波澜不惊,但瞳孔还是深深地收缩了一下。

  “看来我们的生意又要扩大了,我似乎应该和你谈一谈下一步了。”莹道。

  萧凉看着她:“下一步?什么下一步?”

  莹微微一笑:“从前,我把符箓藏在金当中运出城外,然后又在驿站上大马车流到省外,最后派快马分销。但哪怕如此,京城周边四地也已经布满了我们的货物。如今看起来没有多大影响,但时局一旦动乱,这些符箓就会纷纷冒出来,杀人越货,引起万仙会的注意。”

  莹正se道:“现在,你如果又推出新品符,势必对我们的生意推波助澜,哪怕我再怎么压制,恐怕也压制不住这个名声。而要再把货发到外围去,实话,山川高耸,栈道难修,恐怕数月时间送货,并不值得,也找不出那么多可靠的人。所以,我想下一步,我们恐怕要从暗处冒出来,着乾字军的压力来做生意了。”

  没等萧凉插嘴,莹又补充道:“我知道你担心安全问题,但实际上,你也要看到好的一面,一旦从暗处站到明处,如此热销的货物,客人的要求的量瞬间能翻数倍,价格也会增长,短期内就会赚到你难以想象的数字。”

  萧凉的眼神闪动着,他脑袋里在做着激烈的斗争。

  阮月璃,阮月璃……这是他最根本的目标,他需要去买阮月璃。

  但阮月璃根本就是天价,卖几百枚烈火符才能买到一块,而他又连自己需要多少块都不知道,万一,需要的阮月璃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庞大数字呢?

  可是,一旦自己会九霄符术的事情浮上了水面,肯定会被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