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阳符迷踪(上)(1/2)

加入书签

  “的给您送东西来了。”孔老穿一身杂役服,立于雕翎堂内厅,他正面站着身着黑袍红边劲装的萧凉,侧面站着一席绿柳轻纱的如烟。他望了望如烟,一面瞟着萧凉的脸se。如果如烟被萧凉劝退,那明雕翎堂还没掺和进这件事。如果如烟留下,那当要立刻禀报姐才行。

  “如烟。”萧凉轻喃了一句。

  如烟柳步轻移,离开了这个房间。

  本来萧凉身为奴仆是万万没有权利劝退主人的。但婼香公主金口赐了萧凉“斩月使”三字。萧凉从今以后,也可以凭借这三字坐得雕翎堂一席之地,从此脱离奴仆身份。如此一来,如烟再不是他的主人,至多是老板罢了,封建古朝又轻女子,礼法之中,就再无此禁忌。

  见到萧凉这般反应,孔老微微松了一口气,但又很疑惑,这如烟为什么如此听话。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萧凉拱手抱笑问道。

  孔老连连摇头弓腰:“折煞人了。人不过是个奴仆,怎敢报什么大名入官人的耳。”

  公主金口赐下了身份,就变成了官人,而奴仆就从此再无权越踞之上。但,这也是仙途未开以前的礼法。

  萧凉一笑:“官人?明人不暗话,我和你家姐也做了一段时间生意,算得上自己人了吧。阁下虽是个奴仆,但却是姐最信任的奴仆。连阮月璃这等天价宝贝都委托您护送,想必也不仅仅是个奴仆了吧。”

  孔老听了,一笑置之,从怀里掏出个木盒来:“官人,奴仆便是奴仆,不要再与人理论了。东西我已经拿来了,您快看看吧。”

  萧凉当然已经知道了木盒里面放的是什么东西,因此他忍不住眼里也燃烧起炙热的光芒。他接过木盒,就要打开。

  “官人。”孔老却又插嘴了。

  “本来我等凝气期是看不见灵气的,但若是灵气太过浓厚,诸如阮月璃这等天材地宝,就会满足了五大规则中的自限xing,在空中自我封闭,出现‘微结晶’现象。因此您要是打开了木盒,就会有微结晶的光芒,只怕此地耳目不净,还望您心呀。”

  萧凉眼睛一眯,他以前只是个游商,自然不知道关于灵气这些高深的学问。听到微结晶这个概念,他才明白,凡人可视的灵气都是那些浓厚到难以置信的灵气,诸如李牧仙丹灌体时的那惊人天象。莹翠石有绿光,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灵气稀薄的金,周汰钢才会好似普通的石头。

  萧凉踱步到屏风后面,孔老只见屏风后忽的闪过一阵极刺眼的银光,就变得黯淡下来。

  萧凉走出:“不愧是阮月璃呀。我只知道阮月璃有恢复灵气的功效,却不知道阮月璃内的灵气竟然如此浓厚。”

  孔老一笑:“六矿之首,岂是儿戏。阮月璃的灵气恐怕又是莹翠石的百倍。只不过相比起它回复灵气的功效,这内里的灵气反而没有什么价值了。再多的灵气,又怎比得上源源不断的恢复呢?”

  萧凉对着屋一声哑笑,似乎也是竭力抑制着身体内的兴奋:“请告诉陈姐,现在万事俱备,我这就去冲击符术。这新的符术,就叫作‘阳符’,在我的阳符之下,九霄符术就好似无根枯草,只能称作yin冥之术,为‘冥符’。”

  孔老听了也悚然一惊,不禁侧过头一拱手:“官人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定会如数回报姐。”罢就退出屋子,大步迈向后门去了。

  这时,那屏风后面竟然缓缓踱出一个璧人儿来,竟是如烟,从门走出,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屏风后面。

  “萧凉,你的确是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要是阳符不成,该怎么哭丧着脸来求我。”如烟眯着眼睛,丝唇轻吐。

  萧凉回过头来,捧着木盒的手都忍不住颤抖,他又可以走进那魔火的世界里,又可以翻开那本清凉诀了。他几乎一刻都等不了了。

  “如烟,我们兵分两路,我现在就上绿铭山去制符。”

  如烟头:“好,我也立刻动身,筹备一场盛大的表演,为你阳符打响名声!”

  “来人!给萧哥儿备马!”

  “如烟,你怎的叫我哥儿了?”

  “这次若是大事可成,你就是我的哥儿!”

  ……

  一匹快马,纵有萧凉伏于马背,携两坛上好烈酒,直奔穆京外而去。一路上酒坛之间互相敲击,还不时轻轻地击打马背,这一声声轻快的节奏,映衬着萧凉燃烧似火的野心。

  他兴奋得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