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阳符迷踪(下)(1/2)

加入书签

  萧凉后仰着头颅,额头上贴着那团银se魔火,他的眼睛睁得斗大,好似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物一般。

  又是那一片一望无际的青se火海,但比起上一次那如梦境一般的混沌,好似稳定了很多。

  萧凉这才发现,这片青se火海其实不是火海,而是一片飘在高空的火云。而这青se,竟全都是琉璃质地。

  这竟是一片铺天盖地的琉璃火云,广阔无垠,一望无际,遮天蔽ri。而这火云内部,才是滔天的火海。

  眼前,火海中有一块巨大的白玉石,就好似万仙会宫殿里的白玉广场,只是了很多,只有一丈方圆。

  本就狭的白玉地面上还有一弯清水,一下占据了近半的空间。这清水并不受火焰的影响,那水里种着些散莲,还有一轮镜花水月。均是悠然自得。

  怪哉,明明空中没有月亮,这水中却有月亮的倒影。

  白玉上除了这潭水,就只剩下两样东西——一把插在地上的长剑,一张木料上乘的香几。

  长剑在琉璃火的燃烧中显得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但可以分辨这剑只有单刃,而且有微微的弧度,大概只有男子两指之宽,与其是长剑,不如是唐刀。

  礼法有云,长剑笔直,刚正不阿,有弧度者皆不为剑,是为刀。

  但至高境界的剑客却知道,刀若想锋利无匹,最好是单刃流波纹,若想入肉开肌,断骨分经而不遇阻,最好带有一定弧度。

  如徒显那等剑客,所求的自然是剑的极限。他们又怎会去理睬礼法中对剑的约束呢?

  剑是凝聚,刀是扩散。

  只有剑道,才是这些剑客心中凝聚的最锋利的信仰。

  所以只要是这样的剑客,他们手中无论拿任何武器,都会被称作“剑”。

  而眼前,正是一柄好剑。

  但萧凉却顾不得这把剑,再怎么神剑也好,都不及清凉诀中那阳符来的重要。

  他快步来到香案旁,他害怕如上次一样,还没看够,这魔火空间就崩溃了。

  香案上赫然摆着的仍是那本古朴的卷宗。

  《清凉诀》

  萧凉才捧起这卷宗,就感觉整片火云动荡不安,熊熊滚动起来,他的视野四壁,琉璃火疯狂燃烧,缠绕着木案,缠绕着一切,但并不损毁,只像是兴奋的宣泄。

  他的视野中,竟然到处都充满了魔火,哪怕清凉诀上,也熊熊燃烧着魔火。这魔火不会损毁任何东西,只是在疯狂地跳动。

  萧凉就在这等情景中,翻开了清凉诀。

  第一页还是那摄人心魄的字迹书法,雄浑有力,震慑四野的清凉诀总纲。然后是那字迹稍稍清秀的批注。

  翻开下一页,哗啦一声,萧凉的全部神智都灌注了进去。

  这第二第三页的连幅上,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轮画得极为沧桑,极为细致的古画明月。

  明月旁有三个字的古文注解——

  “璃煌月”

  浩大篇幅,蝇头字,书底令人难以置信。萧凉埋头细看,竟然花了一柱香时间,才看了个大概。

  他看懂了之后,吃惊得差喘不过气来。

  这第二第三页,竟然是设想了一种炼制法宝的方法。这个法宝,竟然……是月亮。书中笔者奇思妙想,竟然打算炼制出一道明月法宝。而且竟然全部都要用阮月璃来炼制!

  足足需要十斤阮月璃。连萧凉自己也不确定,全天下有没有这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