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苦修符术(下)(1/2)

加入书签

  萧凉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地上了。

  他望了望地上自己画的符,那符纸上只有一条黑线,除此之外,原本在符纸上那复杂的图画都消失不见了。

  而凝炼成一条丝线的魔火就漂浮在半空中,像烛火一样微微摆动。

  萧凉花了数刻时间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着眼前的情景,用尽气力去保持理智。

  但总有一个念头从他那无法平静的心里飞驰而出——

  “这条狼狐是从我的符里走出来的吧?但我还没有灌注灵气呢!怎么会呢?难道这就是真正的阳符?”

  但总算,理智胜过了杂念,他想到了,魔火中投进阮月璃之后,新画出来的符内就会有一定残留的灵气。上次有二十分之一,这一次投了那么大一块阮月璃,灵气的量应该多了数十倍。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我还根本没有画脉呀!怎么可能符会生效?生效也倒罢了,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呀?人变成了畜生,还对我爱搭不理的,那我把它画出来有什么用呀?”

  “喂……嘘嘘……喂喂。”萧凉冲白狼招了招手,发出两声怪嘘,结果白狼仍是不理他,自顾自在打盹。

  ——一头全身上下雪白的狼,但眼角之间却有狐的神态,显得那么慵懒,那么诡诈。除了划过眼睑的那一条黑丝,它的皮毛简直好像天边的白云那般柔软,洁白。

  它窝在光线黯淡的墙角,那么安恬,那么静谧。

  半晌,它的皮毛se彩中闪过一丝波动,变得些许有些透明。这狼狐也敏感地抬起了头颅。

  萧凉知道,这是符箓中的灵气就要用尽了。

  他念头一动,飞也似地掏出了一张符纸,魔火蓦然间变得粗大,狠狠在上面画了一笔,然后又变得细如青丝,飞快地描绘起脉来。

  “原来如此。”

  萧凉在这个过程中,细心体会着魔火“丝”形态的使用方法。这种“丝”形态下,魔火会变得高度凝练,细致百倍,画出的筹和脉坚韧无比,绝对不会被五大规则冲破。

  “魔火好像也和我心有灵犀一般,我想要什么,魔火就会来什么,也真是奇怪了。”萧凉暗道。

  以最快速度,萧凉画出了一张聚灵符。这聚灵符也不用压灵,其内本身就有阮月璃提供的灵气。

  画好了符,萧凉把它放在了地上,那张自己无意中制作而出的“阳符”上。

  “狐儿,快来快来,这里有你要的东西。”

  萧凉打着手势,想吸引狼狐过来。

  奇妙的是,狼狐真的动了,它站起身来,目光投在了聚灵符上,缓慢地踱步过来。

  到聚灵符跟前的时候,它竟然抬起头,像是征求萧凉同意似的看了他一眼。

  萧凉笑笑:“果然你是需要这个,快拿去用吧,这个不贵。”

  狼狐的目光仍然在萧凉的身上,这次久得有些出奇,也许是奇怪这张脸上为何会出现如此纯真的笑容。

  但最终,它还是低下头,用嘴叼住了符纸,然后舌头一裹,就将聚灵符吃了下去。

  它身上的透明与黯淡顿时消失了,狼狐又变得有如实物一般。

  萧凉心中狂喜:“无论是怎样的畜生,只要知道了它喜欢吃什么,就能够驯服。”

  罢他低下头,猛地催动魔火,开始疯狂地画起聚灵符来。

  不肖半刻,地上又摆着三张聚灵符,萧凉站在远处,笑眯眯地看向狼狐。

  但这一次,狼狐却只是望着萧凉,没有再去吃那聚灵符了。

  隐约间,萧凉竟然读懂了狼狐的心思,狼狐是在告诉他,自己并不是畜生,而是一匹高傲的符兽,吃了急需的东西,就要做事了结这段恩惠。

  “那你就趴下,或者打个滚。”萧凉一笑,如此道。

  但狼狐仍然看着他,一动不动,像是在“我并不是**物,不会行讨好之事”一样。

  “那就去帮我抓只,我饿得不行,却只能吃干粮。”萧凉考虑了一会儿又。

  但狼狐还是不动,仍是以一摸一样的神情,波澜不惊地看着他。就像在:“我不是仆从,也没有主人,不行服务之事。”

  萧凉这就头疼了,他想了好半天,最终才:“那,你能告诉我,你身上的接头筹和不打破五大规则就触发的原理是什么吗?”

  狼狐眼睛缓慢地闭合,然后再张开。

  这次它终于动了,它跑着到地上衔起那两枚聚灵符,然后又跑回了自己符上。

  它站在自己符上的瞬间,一道荧光就将它全身笼罩,然后将它的身形压入了灵符中。

  光芒完全消失的时候,那道符上的图画又出现了,一个手腕被束,满身血污的女人,一匹张口咬在细绳上的狼狐。

  那张开的狐口里,赫然叼着两道聚灵符。

  而后,聚灵符上的筹渐渐消失,流淌进了狐口里。

  萧凉取下了两道变得空白的符纸,看着那狼头狐口,渐渐入神。

  他发现,整个狼头上,竟然密密麻麻布满了根本看不清的脉,这些脉细到了简直就是一个个的针尖黑。

  萧凉的肉眼不足以分辨这些脉的形态。但他还是有所准备的,早在阮月璃送来以前,他就已经买了一枚“细灵探宝镜”。

  细灵探宝是整个修仙的基础,萧凉怎会不早早备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