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纵酒忘年(上)(1/2)

加入书签

  望着空中孤傲的明月,萧凉披散着头发,手中摇着一个瓷杯。

  “萧酒凉,魂断肠。”

  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他左手就抓起了放在一旁的斩月面具,直yu戴上的时候,才发觉,身后的那是如烟。

  于是他的手滞了,没有再抬起面具。

  长廊亭台,三曲九转,镜湖满莲,明月高悬。如此一副良辰美景中,是一个穿着轻衣的男子披落满头长发,一手持酒杯,一手持面具,倚靠着长廊的直榄,一脚轻抚着湖水,一脚轻踏在廊倚上的身影。

  在他背后是一个身着罩绿外袍,白衣长纱,头鬓高盘,美簪斜入,又奇妙地耷拉了一束长发落在身后的女子。

  女子的脸上盈着浅浅的笑意,俊削的脸庞上有一条淡淡的鼻楣,长画两条修长的眉下,是如水杏一般的明眸。眼中那奕奕神采,映衬着娇薄的双唇,自流转出一股睿智与英气。

  这个骄傲的美人,自然就是那风卷的尘烟——秦如烟。

  萧凉微微偏着头,看了眼如烟,不禁心头一颤,随即他苦笑着暗道:“真是奇遇,这样的女子,本和我永远也不会有交集的,以我从前的自卑,见到了这样的美女子,恐怕只是避之不及吧。”

  但现在,萧凉却感叹着天地造物神奇,毫无顾忌地欣赏着美景。

  女人生来就是为美,美人生来就是为了夺人目光,所以每一个美人,天生都懂得这夺人心神的方法,也天生喜爱这种目光的**爱。

  如烟自然也是如此,哪怕她觉得心中有些不忿。

  萧凉本是她的奴仆,她恐怕已经习惯了萧凉对她溜须拍马的样子了吧。

  “萧凉。”她撇着嘴。

  一看到这个动作,萧凉吓了一跳,这姐又要折腾人了。于是他赶紧把酒杯往身后一丢,一溜烟跳了起来,像根标枪一样直挺挺地插在了如烟面前。

  “姐有何吩咐?”

  如烟一笑从嘴角飘过,她觉得舒畅极了,就是这样才对嘛。

  “萧凉,马上清凉门就要开山了,你就要去任掌门了,到了那时,你也算有身份的人了,明面上,和我是平起平坐。但你可别忘了,是谁把你捧起来的。”

  如烟略有些骄横地笑着。

  萧凉使劲头,心中暗喜,悄悄想着:“哥我终于也熬出头啦。”

  如烟看着他,也满意地头,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暖意。

  湖面还有荡漾的水波,如烟望了一眼湖中刚被飞来的酒杯打破的水月,若有所思地问向萧凉:“萧凉呀,你平时不是滴酒不沾的吗?怎么今ri也喝起酒来了?”

  萧凉还是嘻嘻笑着:“姐你有所不知,我每逢十五十六月圆,看到清月高悬,就忍不住想要喝酒,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之是喝也喝不醉,一喝到天明。”

  如烟脸露一丝讥讽:“喝也喝不醉?好大的口气,要不咱们来酌几杯试试?”

  萧凉一听慌了,这如烟不喝酒就如此刁蛮,喝醉了那不变成了疯婆子?就不那美态会变成疯态,到时候被如烟发个酒疯,把自己乱揍一顿,那不是哑巴吃黄连,有理不出了?

  “姐,您是大家闺秀,烈酒粗野,万望您敬而远之呀!而且酒醉危险,酒醉之后,孤男寡女,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如烟听了,半红着脸狠狠啐了他一眼:“我又不是没喝过酒,哪里需要你来危言耸听。古有诗仙以酒论道,又有诸侯煮酒论英雄,酒也是不折不扣的雅物,哪里来的粗野之?”

  萧凉无言辩驳,傻愣愣地呆在那里,一副yu言又止语塞的模样。

  如烟转身轻呼了一句:“俪儿,端酒来,为我备一壶,为萧哥儿备五坛。”

  萧凉鼻头都抽动了一下。

  “五坛……”

  如烟脸上堆满狡黠的笑容,轻瞟了他一眼,好像在:“是谁喝也喝不醉呀?”

  .

  半晌,如烟与萧凉,坐在长廊zhong yang的石桌旁,周身堆满上好的竹叶青,沐浴清光月,悠悠斟着酒。

  起先,两人都是用口酒杯,各自满上一杯,如烟双手端杯,轻轻一笑:

  “萧凉,这第一杯就由我来敬你吧,为我等大功告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