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广域凌云(启)(1/2)

加入书签

  萧凉捧着头颅大的酒坛在与人划拳。

  人家输了喝三碗,他输了喝一坛。因此划拳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萧凉抱着一坛老酒往嗓子眼里猛灌。

  他喝得实在太猛,一坛酒只能喝进肚子里一半,另一半全都淌走,有的顺着脸颊打在了地上,有的灌进了他的鼻腔和眼睛。

  炙热滚烫的烈酒在鼻腔和喉咙里引发别样的剧痛,但萧凉却不在意,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对他来正是绝佳的发泄,绝佳的享受。

  他也很奇怪,平ri里自己是滴酒不沾的,哪怕闻闻酒味都会醉倒。但是现在,几坛烈酒下肚,就好似是在灌白水一样,不但不醉,反而jing神抖擞,怒火愈燃。

  渐渐的,酒馆中的人都走了。

  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疯狂的萧凉。

  他正准备猛地站起,跳到桌子上高吟一首长诗,却只是因为抬头,就晕晕乎乎倒了下去,如同一滩烂泥。

  半晌,他拿起一个酒杯,斟了一杯酒,竟举向高挂的明月,大喊着:“来!清月,我敬你一杯!”

  这是他的习惯,每当举杯,定会留下一丝清明,敬给月亮。

  随即他便醉了。

  月光里的酒店,只有二一个人哼着曲打扫。今夜不必掌灯,因为十五月明,也因为老板太过吝啬。但对于二来,是明是暗又能如何?老板吝啬也好大方也罢,前途光明也好灰暗也罢,均都影响不了他此刻悠然自得的心情。

  但有人打断了这一切。

  三条人影,带拉着长尾的斜斜月影,走进了酒店。一个长髯白发老朽,一个身背长刀侠士,一个束腕勾发仙子。

  在这万仙会里行走,坐进这万仙会的酒店,就明了一,他们都是开灵之人。

  万物生灵皆有灵气,灵气即生气,以易经修士开灵,可激发体内灵气,再用适当法门吸收八大材料中的灵气,就可以凝聚灵气,达到易经造体的变化,从此踏上仙途。这第一阶凝气期修士,是无法看到也无法感受到灵气存在的。所以他们很难吸收灵气,因此,他们只能算是凡人。

  有的人会问,既然万物皆有灵气,干嘛不杀人取灵?

  问得好!

  可惜天公不允。

  杀生取灵过一丈,九霄之中就会yin云密布,一道其他人都看不见的索命天雷就会降下,追你到天涯海角,必取你xing命。被此雷打中,就会如同人间蒸发,不留半痕迹。

  因此杀生取灵行不通。

  但寻常草木又没有灵气,唯有那极为稀少的恋逆芹,和九天之上的凌云六矿。

  当然,还有用凡间金属锻造而出的神奇银。

  此物为货币,数量众多,有人就会问了,干嘛不用这东西凝气易经?这也简单——

  灵气可量,忽、分、厘、斗、丈。千忽为一分,千分为一厘,千厘为一斗,而易经整整需要三十三丈灵气。这一枚银里只有一忽灵气。你可知用这钱币易经需要多少枚银?

  三万万枚。

  如此之多的银,足以买下几百斤莹翠石,给几十个人易经了。

  正因以上种种原因,仙途大开十七年后的今天,凡人中有两成已经开灵,但易经期全天下不过三千人。

  酒馆中的这三人就是开灵过后的凝气期。他们混迹于万仙会中,捣鼓些生意,摆弄手艺赚钱。再用钱去买些六矿来吸收灵气,指望着能有一天易经成功。

  但他们自己也会板着指头算算,按照现在的速度,什么时候才能易经。算来算去,恐怕至少需要二十年。

  所以他们要去做些冒险的事情来缩短这个时间。

  这件事情就是赌石。

  凌云矿的种类五花八门。有的内含火云,可结淬火玉。有的内含钢胚,可以进一步锻造。而有的却只有些杂质,只能炼制成金。

  在切开凌云矿之前,谁也不知道那凝固的苦霄尘里究竟包裹着什么东西。但有的人会偷偷用针去刺,如果发现一丝翠绿的荧光闪烁,就明这块凌云矿当中,很可能含有莹翠石。

  这可就不得了了。

  莹翠石的灵气含量是淬火玉的数倍,周汰钢的数十倍,金的数百倍。哪怕只有几颗莹翠石,都可以卖出天价。更不要,莹翠石当中可能出现的那传中的“阮月璃”。

  阮月璃是天下第一修士徒显从天外带来的第一块莹翠石中所含的神玉。此玉带有回复灵气的功效。在灵气如此珍稀的当今,若用一块莹翠石掺杂些许阮月璃锻造成法宝,就意味着可以靠这法宝永无止境地修炼下去,跳脱永无休止争夺八材的宿命。因此,每一块阮月璃的现世,都会引得无数徒显那般身份的大修士削尖了脑袋前来争夺。

  现在这万仙会酒馆中的一幕,却与高高在上的阮月璃没有任何关系,三人只为了不足百两银的生意,行这赌石的勾当。

  老朽,侠士和仙子三人,分别坐在酒馆zhong yang桌子的三端,他们脸上都闪烁着诡秘的笑容,正好配合了今天没有掌灯的气氛。

  而一旁的二,识趣地退下去了,也没有上来询问要不要些酒菜。

  因为这些人,根本就没心情再吃酒。

  那白发长髯的老朽一拱手:“李大侠,林仙子,不知二位的银子可带够了?”着他又是诡秘地一笑。

  大侠与仙子咬了咬牙:“莫银子,你的石头可带来了?”

  老朽又是一笑,从怀中摸出了一块黑乎乎的土石来。

  “这里面能有莹翠石?”那仙子颇为怀疑地问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不信。而那侠士好似一个烂赌的亡命之徒,已把全身家当推向了赌桌,现在只留满头的冷汗。

  老朽神情怡然:“有没有莹翠石,开针便知。”罢他掏出一个狭长木盒,从里面抽出一条五寸银针。

  银针尾后有柄,在掌心,针过食指与中指,插进了这块凌云土石外层的苦霄尘里。苦霄尘极为神奇,被不带灵力的东西破坏,会自己复原。因此每次插针不过五秒就会凝合如初。

  老朽缓缓地抽出针来,一条绿se荧光随之喷发而出,将酒馆一壁照得明亮不已,分毫必现。

  侠士与仙子双双吞了一口唾沫。

  看来这块凌云矿里有莹翠石是无疑,但若是只有拇指大一块,那以自己收购的金额,也是亏本。非要有三指那么大,才算得上赚了。若是能有拳头那么大,那这次就算赌到了。只要转手一卖这块莹翠石,就可以获得资本,在万仙会开一家六宝店,有固定的收入,生意就可越做越大,易经也就指ri可待。

  侠士和仙子都为欣慰地互望一眼。罢了,那仙子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里面鼓鼓囊囊塞满了银。

  她抛给了老朽,那老朽接着了,又颠了颠钱袋,嘿嘿一笑,起身就要走。

  “慢着!”侠士突然大喝一声,手高举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