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纵酒忘年(下)(1/2)

加入书签

  转眼间,与空涯约定的三月之期到了,将满三月的前一天,萧凉穿上了他那斩月使的装束,早早到了绿铭山上,去等那空涯。

  此时,萧凉仍是没有易经。

  绿铭山筑,萧凉就站在木屋旁的空地上,如烟站在他的身后。

  “如烟,那空涯就要来了,恐怕会有危险,你暂避一下吧。”

  萧凉的声音中也不觉染上了一层凝重与不安。也许是为了遮掩这幅不安的表情吧,他随手戴上了斩月面具。

  如烟却摇摇头:“不,我想要看看,这个空涯是怎样的人。”

  就在如烟和萧凉谈话一愣神的当口,那青翠的石壁旁,就莫名出现了一个白衫飘飘的青年,青年的眼神好似看破远空,眺望着往昔的回忆。光是这追忆的眼神,就会给人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随即就是这青年略有些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而低哑的声音:

  “你还是没有易经,怎敢来见我?”

  如烟吓得不敢言语了。她看不到萧凉躲在面具背后的表情,但他看到了萧凉背在身后的胤龙斩月,没有理由地,顿时有了一分信心。

  萧凉沉默了半晌,随即开口道:“我从莹那里得知,你这三个月以来一直没有离开,一直用杀意护住我藏在绿铭山的秘密。因此可以判断,我这三个月来的一切,都被你看在眼里。所以,我们就没必要那些拐弯抹角的言语了吧。”

  空涯的表情好似永远也不会变化,他转过脸,看着萧凉:“你的没错,我这三个月以来一直在看着你。但我不知道,你被魔火上身之后,究竟看到了什么。实话,我也很好奇,那魔火究竟是什么东西。”

  萧凉又沉默了,但他肩头略微一耸,暴露了他的不安。

  空涯却仍是那副表情:“你怕我夺走你的魔火吗?哼,我空涯岂是那鸡鸣狗盗之徒。我的道,自然要我自己去走,不需要外力的扶持。如果用你的魔火,那是对我的侮辱。”

  萧凉重重地喘息:“空涯,你恐怕也是一个大人物吧。听闻九霄宫只有九个空字辈,是当年组建九霄宫的九大道观观主。你想必也是其中之一吧。”

  空涯的眼里罕见地闪过一丝波动,他沉思了片刻,才缓缓道:“没错,我是当年的灵海观观主,的确参与了九霄宫的组建。但我却不是什么大人物,因为除了个别老家伙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还有,你错了,九霄宫只有七个空字辈,本来有十二个,现在已经在不可靠的功法中走火入魔死了六个,剩下一个是天尊座下的一个老道,因为创出了‘星辰诀’,被升为了空字辈,执掌太白星尊殿。”

  如烟眼里波动不止,她快速思考,判断着空涯所的这些信息代表了什么。

  最终,脖颈上已经留有冷汗的萧凉替她问出了她想问的话:

  “七个空字辈,每个人都执掌一个道尊殿么?”

  空涯缓缓闭合了一次双眼:“是的,只有空潜执掌两个道尊殿,太上丹尊殿用来制符炼丹,太yin玄尊殿修炼他现在的主修功法——诛玄真法。”

  萧凉轻呼一口气,平ri里可没有得知这些秘辛的机会,看空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也不打算顾忌什么了,直接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你执掌哪个道尊殿?修炼什么功法?为什么没有人认识你?”

  空涯好似真的完全不怕泄露这些秘密,不假思索便道:“我执掌太乙金尊殿,修炼‘金丹诀’。没有人认识我的原因是,我的金尊殿里,没有一个弟子。”

  萧凉大吓,不由得脱口而出问道:“为什么?”

  空涯嘴角挑起略微的幅度:“因为修炼我金丹诀的人,除了我之外,全都死了。哼哼,如果你想要修炼我的功法,我可以毫无顾忌地传给你,如何?”

  萧凉听到了金丹诀这个名字,不禁想起了——

  “金丹八法……”

  他的轻喃被空涯听到了,空涯勾起了嘴角,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竟然看过我的著作,真是快意,真是快意!”

  萧凉大惊失se:“什么?怎么可能?金丹八法是前朝人所作,你要是这书的作者,那你活了多少年了?”

  空涯的笑声停下了,他略微勾着嘴角:“我今年三百五十七岁了。”

  萧凉和如烟都被震惊得无话可。

  “你难道……真的结成了金丹?”半晌之后,萧凉才问道。

  空涯大笑:“没错,我正是结成了金丹。三百多年里,依靠内视和金丹的祛病,我苟延残喘才活到了仙途大开,借以开灵才将那破败不堪的苍老身体易经造体成了现在的摸样。”

  “你变年轻了……难道你是锻体开灵?”

  “你认识徒显么?”萧凉问出了这个他一直想问,一直想找人倾诉的问题。出口之后,他感觉到了些许的解放。

  空涯的眼神变得郑重起来:“是的,我的确是锻体开灵。我融化了金丹,覆盖在体表,逃脱了灵气泄体的厄运。但我却不认识徒显,在我达到乾经期绝,灵气

  无法寸进之前,我一直都在潜修,没有离开过行云山,我和徒显唯一的交集,可能就是他毁了金刚寺的软玄功刻壁,了却了我的一段夙愿吧。”

  “什么夙愿?”

  空涯又望向了远方,眼神里又回荡起了追忆:“当年我有一个朋友,在金刚寺出家,为了守护软玄功功法。他死前最大的心愿是想要找人毁了软玄功的壁画,他自己下不了手,却也不敢托付旁人去毁了那壁画,生怕有人意识到了这壁画的价值。”

  萧凉略有思考:“那你为什么不替他去毁?”

  空涯狠狠一捏拳头,空气爆开,凛冽地冲向萧凉与如烟,他的脸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