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璃煌神月(中)(1/2)

加入书签

  萧凉此时正在房间当中,埋头催动魔火,反复淬炼着眼前只缺着一角的璃煌月。

  清凉诀当中关于璃煌月的每一句记载,在数次进入魔火空间的研读中,萧凉已经记得烂熟。

  每一块阮月璃都要经过极为复杂的工艺,才能炼制成“幻影质”。而这幻影清月在整个炼制过程中,会和魔火与魔火控制人萧凉本人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外人眼中,一轮清月只是幻影,灵气构成而已。但在萧凉手里,却可以实打实地触碰到璃煌月,触碰到它那冰凉如玉的质地。

  灵气的唯一固体表现“结晶质”,似乎在这一刻已经被打破了,因为灵气现在有了第二种固体表现——“幻影质”。

  璃煌月终究只是制造魔火之人的一个设想而已,他提出了理论上可行的炼制方法,自己却没有试验过。但现在,毫无疑问,他的设想是可以实现的,而且是超越想象的。

  大概一捧大,被魔火好似青云一样簇拥在其中那一轮璃煌明月,几乎和天上真正的月亮一模一样,散发着那动人心魄的月光,那么完美,那么皎洁。

  “咚咚……”一声轻响,吊大梁上发出萧凉早已习惯了的一种声音。

  萧凉喜上眉梢,手腕一动,控制魔火吞下了璃煌月,然后把魔火收到袖中。

  他找来梯子,极为轻快地爬上房,在远处卧榻上如烟和立在一旁莹的注视下,从房上拿下一个锦盒,看着锦盒傻傻地一笑,又一溜烟钻进屋里。

  如烟和莹无奈地摇摇头,这样的情景见得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在屋子里打开锦盒,里面是像银河一般放she着光芒的一枚阮月璃,还有一封书信。

  空涯已经不是第一次送来阮月璃了,只是他信中一直处于调查徒显行踪的关键时候,不能亲自前来,故而派“龙三”送来阮月璃。

  萧凉一次也没有见过龙三长什么样,每次,锦盒都会准确地落在房上,而且恰好是萧凉一个人独处,绝对不会忽略房上响动的时候。

  “为兄对徒显行踪已抓住蛛丝马迹,故而还是无法亲来。缘又遣人送来阮月璃,还望二弟早ri大功告成,与为兄会面,把酒言欢。”

  字迹寥寥,空涯是不会过多赘述的。

  而萧凉一手握住阮月璃,也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这一块,应该是最后一块了吧,再有几天,璃煌月恐怕就要出世了……璃煌月炼成会不会引起李牧飞升时那样的天象呢?真令人担忧。”

  不过萧凉手握几种阳符,也并不特别害怕。

  “不管了,无论如何,现在的头等大事乃是炼制出璃煌月。”

  为了炼制璃煌月,萧凉已经投入了全部资金,甚至连自己易经的资金都没有空余出来。

  在清凉诀第二三页的记载当中,璃煌月真正厉害的地方不是用来攻击,而是以璃煌月为媒介凝气,可以获得一种全新xing质的灵气,这种灵气在清凉诀作者的笔下被描绘得神乎其技,好像单单只凭灵气,就不需要其他任何法宝,便可以横行天下一般。

  吸收璃煌月当中的灵气易经,再按照清凉诀的功法修炼这种灵气,就可以获得清凉诀中被提为重中之重的“幻影真元”。

  这就是为什么萧凉现在要忍着不易经的原因。易经对现在的他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但是用璃煌月凝气之后易经,明显会厉害得多,所以他一直隐忍,要忍到璃煌月炼成,才能真正开始易经,踏入仙途。

  但实际上,璃煌月只是那个清凉诀作者的一种设想而已。虽然他是举世罕见的天才,璃煌月的设想基本完全应验,但偏差的地方也不是没有。比如“幻影质”。在他的设想当中,幻影质应该并非实体,是无法触摸到的,但现在,身为炼宝者的萧凉,竟然能够摸到璃煌月的月面了。

  这就让他不禁担忧,这名为清凉诀的功法会不会有一定风险。毕竟现在完备安全的功法太少了。九霄宫的六个空字辈,个个都是大能之士,都创出了自己的功法,但也都死在了自己功法之下。如那徒显一般……

  仙途大开,灵气的奥秘,修士们还远远没有研究清楚,所以暗处的禁忌危险实在是太多。一不心就可能会横死当场。

  清凉诀到底可不可靠?萧凉已经不敢去想了。因为它可靠也好,不可靠也罢,他萧凉都是非学不可的。如果没有这魔火,没有这清凉诀,自己还是万仙会中一介卑微的游商。仙途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冒风险肯定是免不了的。

  萧凉盘腿坐好,凝神定气,然后从袖中召出魔火,将手中的阮月璃投入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