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下)(1/2)

加入书签

  徒显现在的确面对着不能解开软玄功的窘境,一旦解开软玄功,剧毒就会冲入魂魄,使得他魂飞魄散。所以他要每天坚持修炼软玄功,让软玄功越来越强大,希望有一天能强大到撑开自己灵气,让自己回到现实世界当中,到了现实,就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来祛毒了。

  于是他不急不躁地开始了修炼——每天按时钓鱼,吃饭,睡觉,运作十次软玄周天。

  ri子很快就过去,徒显心中毫无畏惧,眼看着竹林外围的软玄真气越来越凝厚。

  一天,两天……

  一月,两月……

  他坚持了整整四个月,重复了四个月完全一样的生活,吃了四个月的鱼,修炼了一千二百次软玄功,软玄功凝厚得完全看不到了外围的紫se毒刺。也就是此时,徒显低下头掐指一算,才惊讶地发现,四个月时间,软玄功竟然只修炼了连二十分之一层都没有。

  他这才意识到,软玄真气此时的形态是只有自己体内魂魄那么的一个细微的铁球,略微使软玄功凝厚那么一,就会感觉厚了很多倍,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了。

  而也就在徒显已经看不到恋逆钢针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房受到了重重的一次敲击。

  巨大的绝望笼罩了他!

  因为他觉得依靠修炼软玄功来脱困,简直只是渺茫到无边无际的星希望。

  因为哪怕只需一层软玄功,都需要苦练八年时间。

  而且没有人告诉过他,需要几层软玄功才能脱困。

  甚至连修炼软玄功可以脱困的这个方法,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设想而已——万一修炼多少层都不能脱困呢?

  他想问乐平,但乐平却从那以后再也没答复过他,再也没和他过话。

  这一片竹林,顿时变成了苦海与孤岛。

  接下来,徒显又坚持了六个月,六个月以后,他带着稀疏的胡茬,来到自己的“魄膜”边,看着那近乎已经变成白se的软玄真元。

  他还是没有脱困。

  有些狼狈地望着眼前的魄膜,他心中升腾起一股滚滚翻腾的怒火,他想要发作,却强自忍着……忍着。

  “已经一年了。”

  此时的徒显已经在自己的魄中被困了整整一年。一年的时间里,他每天按时作息,吃饭睡觉,在瀑布旁苦练软玄功,在瀑布底下锻炼体魄。

  他一天只能运行十次软玄周天,到第十一次会因为酸痛而无法完成柔韧动作。所以他想要靠磨炼使自己能完成更多的软玄周天。

  除此之外,他还心翼翼地研究着体内的灵气。

  就这样,他度过了整整一年的时光。

  此时的他站在魄膜前,希望与绝望金铁交鸣。

  他捏紧了拳头,捏得骨节发白,剧烈颤抖,他的颊骨也崩得好似一块将要崩断的铁板。

  但最终,他放松了手,转身,又走向了那座竹屋。

  “忍不下去,也要忍!”

  两个月……四个月……

  一摸一样的生活,还在继续,只是无论怎样试验,软玄功一天还是只能运行十次,多一次都不行。所以修炼软玄功还是只能如此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

  八个月……一年……

  徒显吃鱼已经吃腻了,两年时间,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在魄中的生活。他用来悔恨和懊恼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只是有些机械地重复着修炼软玄功,锻炼躯体,研究灵气,吃饭睡觉的生活。

  但他的眼睛里,还是不时会闪过炙热的光芒。

  徒显,曾经天下第一的剑客,如今天下第一的将军。他的意志岂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击垮?

  又是两个月……四个月……一年。

  第三年已满,第四年已经来临,徒显的脸上已经挂满了胡子,长袍几乎都变成了黑se。他用一把石刀正在一块竹板上刻着划痕,划痕记录了ri子。

  他不知道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过话了。

  规律的生活还在继续,第四年也在几乎一模一样的重复中慢慢过去。

  溪里的鱼好似永远也吃不完,但现在的徒显看见鱼就想吐,他再也不去吃鱼,偶尔会吃竹笋。但他渐渐发现,虽然会饿,但自己在魄中,实际上是绝对不会被饿死的。

  因此第四年,他基本上没有吃什么东西,饥饿的折磨,对于他来算不了什么。只有那希望的光芒,每一次微微的颤抖,才会牵动着他的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