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去来往复(下)(1/2)

加入书签

  数个月之后,徒显已经在自己的魄中被困了十三年。将满十三年的这一天,他罕见地停下了压灵,用磨了无数次,简直如同尖刀一样的尖晶岩刮了胡子。

  这十三年里,他都没有剪过头发,因此现在他脑后的头发,已经留到了臀下。在那薄眉淡目的脸孔里,如此一条长发,犹如长瀑,令人难忘。

  徒显一跃跳进瀑布水中,清洗了全身,又将那十三年来,已经有些破破烂烂的外衣勉强洗了洗。待到全身清洁,再略微用竹绳绑住长发,束在脑后。然后微微一笑,站在那竹林的zhong yang,他进来时所站的地方,对着天空,轻轻道——

  “乐平和尚,我就要走了,还不出来一叙么?”

  没有人回答他。

  徒显又一笑,丝毫没有生气,在这十三年里,他改变得太多太多了,经历了十三年的苦困,现在的徒显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徒显。

  “十三年了,我们虽然没有交谈,但我却能感觉得到,你无时无刻不在软玄里悄悄窥探着我。我并没有对你生气呀,乐平。不管怎么,我们相伴生活了十三年。这十三年里,我很孤独,但每当想起,还有一个人在身侧的时候,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安慰。我只是想谢谢你而已,我的朋友。”

  风拂过竹林,是竹林中竹叶互相击打,形成那一片听涛竹海的响声。这响声令徒显感到憎恨过,感到安慰过,现在,却匪夷所思地令他觉得这么不舍。这是一个安宁的住所呀,每当回想起从前的ri子里,在瀑布边的石块上兴高采烈收集着碎盐,烘烤着晚餐,吃着美味的烤鱼,眼泪止不住狂涌,止不住悲怆出声的ri子。

  这样的ri子虽然孤独,但却和从前一人求剑的ri子有着异曲同工之感。在薄凉的山中……徒显的诗xing又升腾而起了。

  “与其在这里作千世界诗,不如到那外面广阔的世界里大千高吟!我徒显,就要走了!乐平兄,珍重!”

  ……

  “珍重。”

  最后的最后,那个悠悠的女声阔别了十三年,终于又一次响起。

  徒显却没有再回头,没有再应答,只是转身拂袖便走。

  “徒公,走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声音的主人究竟是谁?你为何会专门有一个魄,来珍藏这个声音?”乐平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徒显微微一笑:“这个女子,是教我喝酒,教我写诗的女子,是我徒显难以忘怀的女人。但我却在二十五年前杀了他的父亲,她曾对我过,如果我这么做的话,她将永远都不原谅我,永远都不再对我一句话。”

  徒显脸上的笑意并未衰减。

  “所以我想记住她的声音。”

  ……

  “徒公……”

  徒显两手分别运起了两种振动频率完全相反的灵气,然后往身前的那枚琉璃玉扳指里面狠狠压去。

  一阵青流流转,徒显全身上下的灵气,最终被凝聚成了一丝琉璃质的魔火,而恋逆芹的毒素也在这一刻——尽数消散。

  “乐平兄,相逢何必曾相识,珍重。”

  整个竹林中,仿佛被开天辟地一般,混沌的天空裂开,露出了外面湛蓝的se彩。

  琉璃魔火在徒显身体上下一游走,就化为一层薄薄的祥云,托着徒显缓缓升空。

  那银铃般的女声语句里似乎也多了一丝感叹:

  “徒公,我只是个道魄而已,道魄只是一种执念,并没有感情。所以我只是一股冷血而已呀,你如此,我却……”

  徒显却没有再回答他,此时的徒显,双目之中只有那璀璨无比的湛蓝。

  乐平只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最终就隐去了声音。

  而徒显缓缓升空。

  “生不惧孤苦伶仃,死不怕大梦初醒。”

  一道长长的泪痕划过徒显的脸庞。

  “我徒显……我徒显。”

  他的声音颤抖着。

  “终于zi you了!”

  轰隆一声巨响,徒府当中的某个房间一阵剧烈的震动,瓦都被轰出一个大洞,有一个周身围绕着琉璃祥云,眉宇之间好似出尘仙人般的青年狂笑着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