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前尘忆梦(上)(1/2)

加入书签

  徒显一路御空而行,顷刻间就出了穆京城,来到绿铭山下。

  京城周边有两座山,一座是前朝的太谷皇后倾举国之力移土造出的“万寿山”。万寿山上亭台楼阁,星罗棋布,风景旖丽,令人流连忘返。如今的万寿山是皇家产业,常人不得入内。

  而绿铭山相传是古时的一个书圣曾在山上题了一首“绿铭赋”故因此而得名。

  绿铭山比起万寿山大了何止千倍百倍。绿铭山几乎是一个山脉,有十七座山峰,是京城抵御外敌最大的屏障。但因为十七座山峰中,有十六座不足百丈,只有一座主峰高达三百丈,因此后世习惯xing地只将那一座主峰称为“绿铭山”。

  一般来讲,京城外有如此巨大的山脉,严重限制了京城的交通,会影响首都的发展。但李穆朝之前战乱纷飞,番邦蛮夷和中土李穆共同生活在这无边之海环绕的大陆上,空间大不大,不。可是胡人一股奇军若是突破了边关的防御,却令人突然觉得这大陆实在太了。因为他们如果星夜掠抢兼程,不到半月就可以从西疆连州冲到穆京城外。

  从前中土历代的京城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数次被付之一炬,直到迁都至穆京城,有了绿铭山的天堑保护,才得以安泰。

  徒显化成了一条流星,飞翔在天际,在那无边烟云里翻飞玩耍,尽享了遨游九空的乐趣。

  而他的眼角流露出了那十三年不遇的感动。

  厚重的云雾在远处看起来是那么的磅礴,但真的飞到其中,其实就是一轮淡淡的白雾而已。这广阔的天际之间,什么也没有,连云彩也那么梦幻泡影,所以高速起落几转,尽享刺激之后,飞翔天际的新鲜感也就迅速消逝。但那用飞行来赶路,简直方便了无数倍的舒畅,还有那高空遨游的心旷神怡,却是长存于徒显胸中。

  没有人会不喜爱飞行。

  云端一游,徒显又坠入绿铭山脉中,在十六座矮峰山脚的田间路上慢慢低空而行。

  此时的绿铭山乡间,湿雾正处于将散未散之间,缭绕在青松翠柏和扭曲蜿蜒的山间路上,别有一番情致。

  在路周围,徒显缓缓停下御空,落在地上。全身的琉璃祥云一次流转,化成了一丝微微闪动的琉璃魔火,停在了他的手中。

  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徒显脸上盈满了轻松的笑意。他抬起手来,从树上摘下青涩的桔果。

  放在嘴中咬破吸吮,那冰凉酸涩的汁液迅速弥漫在口中,化作了雾气之中的一番激冷清醒。

  “啊……”

  活着真好。

  徒显又不由得要热泪盈眶了。

  男儿流血不流泪,更何况是纵横沙场的将军。徒显之前的人生中已经四十年没有掉过眼泪了,但他却在被困的十三年里变得如此多愁善感。

  只有痛苦的人,才会有怜悯之心;只有孤独的人,才会思考万物。只有曾经孤单痛苦过的人,才会变得敏感,才会得知这世上真正的美好,才会获得真正的坚强——而不是麻木。

  徒显一阵轻笑,又在云雾的包裹中升入了半空,略一游动,拂空而去。

  环绕着绿铭山的路上,有一四人抬的轻轿。徒显在云层当中拨开白雾,看到了这明显是大家姐才会乘坐的轿子。

  才子佳人,风花雪月。徒显沉寂了数十年的情爱之心如今已经复苏。他被一股第一次追求风月所带来的新鲜感所包围。

  “如此清淡素雅的轿,只有四人抬,还没有仆从,于是就自然升腾起了一股文人的风骨。一个有着文人风骨的女人?当真是世间难遇,我又怎能错过。”徒显一笑。

  他打算动身飞到地上,但又恐自己的飞行会惊吓到了美人,正一筹莫展之时,却看见轿子前方数十丈处,有一个背着柴火正在赶路的佝老樵夫。徒显看了看这砍柴回家的老者,又看了看自己,不禁莞尔一笑。

  “这样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