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酒笑血影(1/2)

加入书签

  空旷的庭院里有三个人成两派互相对峙。

  一个是身着黑袍,束发脑后,手执一杆梭枪的男子,他的同伴是远处房檐上的那只黑雕。

  另外两个是身着盔甲,一个亮银盔,手拿偃月刀,眼神好似无情的冰山。另一个则是长髯垂胸手持双戟,暗甲裹身,高冠后立。

  “少游将军,你今ri所行,乃是谋反之举,可满门抄斩,你可明白?”亮银盔少年将军质问着。

  手持梭枪的男子面无表情:“什么谋反?我怎么听不明白?我等奉皇上口谕,前来接走九位王爷,乾字军几位统领莫名阻挡,刀剑相向,被我等就地正法,何来谋反之?”

  银盔将军面seyin沉:“我等都是明白人,又何必绕圈子?徒公的确是回来了,但徒公却未必有这么大的本事,能令这道口谕成真。当今圣上虽然年幼,可明白人一看便知,圣上的才能不逊于高宗。徒公身无大义,天下不可归也。”

  手持梭枪的男子是名震八方的少游将军“柯少游”,在镇西军当中统领数万兵马,赫赫战功,是在中原的任何将领所不可企及的。

  但只有眼前的这位银盔将军,十八岁拜将,二十岁统领穆京正义军,曾经护驾一十七次,救皇帝李牧于水火之中不计其数,一把偃月刀堪称武圣的银将军“陆青”才能与之比肩。

  少游仍然面不改se:“徒公本无大义,却奈何当今天下,仙途为第一大事。徒公,却是这仙途第一人,此乃天兆之大义,众望所归。”

  陆青大惊,徒显,果然应了传闻……和当初的李牧一样……

  “你的不错。若是如此,徒公的确众望所归。神仙之力,天子也不可抗也。”

  陆青如此一,他身旁那个手持双戟的老头不由得瞟了他一眼,手中双戟又握紧了半分。

  “但,少游将军,我和桑将军已经将你围困于此,与其担心天下大事,你更应该担心你自己。与我二人任何一个相斗,你都要苦战一番。更别我二人联手,定然可以将你扑杀于此。”

  少游一笑,好似并不在意,而是稀松平常地搭了别的腔:“陆将军,你少年得志,如此年纪武道就已爬升到如此高度。但你筋肉虽浑然,内心却根基不稳,多有缺漏。最近,你是否感觉多有迷茫?武道无法寸进?”

  陆青的表情更加yin沉了:“确实如此,少游兄难不成想要拨在下一二?”

  少游的脸上还是一片yin暗:“不敢,陆兄虽然年纪轻轻,但功夫却是实实在在。世间多虚妄,多不观真实的才能而注重虚名,青年才者最重要的就是忍受世间轻视的目光,而隐藏心中的野心。能做到这一的人,才能超脱所谓青年天才,而成为真正的未来巨擘。所谓天才,由虚名所捧,己心不实,皆为蠢货!我观陆兄方才隐忍,实在已经跳脱其中。你双十年华,武道入圣并不可贵,反而这份与才华并存的隐忍,千万里无一。”

  陆青听了,反而冷笑着:“虚名?少游兄这等华丽的言辞,才是真正想要迷乱我心的虚名吧。也罢,你既然不想武斗想文斗,我就奉陪又如何?我若是输了,就退出围剿你的争斗。”

  旁边双戟老者眉头一抖:“陆将军,怎可?”

  陆青手一横:“无妨,难得遇到将世间看得这么通透的人,怎能不多加讨教?”

  柯少游微微一笑:“那便开始吧。我二人被并称为李穆双寒,对同僚的态度都是寒冷如冰,生活中好像也没有什么亲近的人,那我问你,你为何要如此冷酷?这是你的道吗?”

  陆青一笑,偃月刀被狠狠插入了地面:“你的不错,我的武道成就,来自于我不眠不休的努力,我不眠不休的努力,又来自于我的高傲。我的武道,自是一股睥睨,自是无yu则刚。”

  少游脸上略带嘲讽:“那么,你还是个弱者,实力还很不济的时候,也是这么高傲吗?”

  这一句话,像一把无形的大锤,狠狠地砸在了陆青的心口,他脸颊抽动了一下,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柯少游继续着:“一个弱者,根本就不如他人,又凭什么高傲,凭什么看不起别人?最终,你奋进的动力,是你的自尊和现状不符的那股自卑,你想要努力实现自己那高得与众不同的自尊。可你实现了自尊之后,这股自卑自然也就消失了,你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前进的动力。如今的你,武道无法寸进,而且我还敢断言!到你白发苍苍临死之前,如果你没有找到其他的道,你的武道依然不会有丝毫寸进!只会越来越不堪地倒退!”

  陆青睁大了眼睛,呼吸的频率极为缓慢,而且失去了控制,无法调控。他的头皮发麻,手脚发软,脑中是一阵阵yin湿的恐惧涤荡冲击。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哪怕被斩掉一条手臂他都不会害怕,但被人看透,却是他一生最害怕的事情。

  他的这短暂的二十年里经历了多少痛苦呀?他几乎每分每秒都在隐藏,都在忍耐,他把一切都寄托在了武道中,把生命都燃烧在了每一次锻炼,每一次对决中。

  他所做的这一切,实际上都是为了隐藏他那

  深邃得几乎填不满的自卑。越是自卑的人,自尊心也就越强,像陆青这么自卑的人,自尊心就强到了可以促使他疯狂地锻炼,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在二十年时间里锻炼成武圣的地步。

  而这,就是他最大的弱,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不想被任何人看穿。

  柯少游却毫不留情,揭开了这一切。

  “我和你并称为双寒,你却是因为自卑和虚假的自尊才对周围的人冷淡,而我呢?你可知道我又是为了什么?”

  陆青抬起那堆满了仇恨的双眼,微微摇了摇头。

  少游恍若不见:“世人总以什么杀父之仇,灭族之仇为理由,我每每想起,都几乎会笑掉大牙。如此虚妄,如此单薄,怎能成大器?我的理由很简单——我时候,曾骑着一只毛驴去赶集,年少轻狂,急催驴子,跑得飞快。结果掠过一个转角的时候,突然有一架富贵人家的马车冲了出来。这时我的毛驴已经临在转角口,我满心以为这马车会减速避让,结果没有想到,那马车毫不减速,目中无人地冲了过来,飞快地转弯。”

  “一头毛驴,又怎么碰得过马车?我赶紧拉着缰绳,狠狠往旁边撇,结果毛驴脚下踩着雨水一滑,我就整个人栽倒在泥水里,腿上被搓烂了一大块皮。”

  “我坐在泥水里整整一炷香时间,全然感受不到疼痛,我只是满心燃烧着不可抑制的狂怒,狂怒灼烧着我的心智。我在想,刚才要是狠狠撞上去就好了,定然可以让这名贵的马车受损,狠狠挫这跋扈人家的锐气。但一转念,这马车就算坏了一个轮子,又怎是我赔得起的?撞上去,肯定要被人家拉到官府,狠狠收拾,或者家里要赔得倾家荡产。就算自己被撞死了,这跋扈的人家肯定也没有丝毫愧疚,连人家的心情都影响不了。”

  “不就是有钱吗?不就是有一辆马车吗?他凭什么就如此厉害?凭什么可以转弯过户如此跋扈?我凭什么就违抗他不得?凭什么就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那时,我意识到了,活在这世上,没有实力,没有立场,连猪狗都不如。而天外有天,你强,总有人比你还强,只有天下最强的人,才真正拥有公平,才能给予他人公平!所以我才会刻苦练武,所以才有我的今天。”

  “而我,被称为李穆双寒,并不是因为我的桀骜,而是因为我深深地厌恶着这个恶心的世间呀!言辞当中的交往,是那么的虚假,是那么地令人作呕!我实在是无法去模仿呀!”

  “而我,在没有资格看不起人家的时候,在我还是个弱者的时候,同样也是头哈腰,陪着媚笑,**着自己的心灵,扶鞋钻裆无事不为的呀!所以,在有人还比我强的时候,我当初坐在水坑里心中燃烧的那股愤怒就永远不会停歇!我的进取就不会停止!我只要还是天下第二,就永远都会前进!”

  陆青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你得对,我们两个确实很像,但我确实不如你,我输了。”

  陆青罢,提起偃月刀,转身就走。

  双戟老者拉了他一把:“你干什么?被他三言两语就劝降了吗?”

  陆青一笑,眼眉中再无厉se:“我确实输了,我的武道,尽是虚妄。我要离开正义军,散去功力,重新开始。”

  老者最终放开了手,任由陆青离开。

  陆青慢慢地走远了,老者转过身来,握紧了手中的双戟,看着眼前的黑袍银枪将,低沉着双目。

  “你的言语,却是动摇不了我的。”他。

  柯少游一笑:“那是自然,我非与你交手而不可分高下。”

  ……

  正如刚才陆青所,双戟老者也不是普通角se,正义军监军双戟桑白浪,纵横沙场数十年,声名赫赫。

  “你刚才的却是也有些道理。”桑白浪手持双戟,脚步轻移起来。

  “但也正如你所,陆青年纪太轻,心xing不稳,所以才会被你动,不战而退。”

  眼看这一战无法避免,索xing就不再避免,少游手中的银梭枪轻轻一横,反she着耀眼的ri光。而远处房檐上的黑鹰展臂腾空,飞向天际。

  “我并不是在利用陆青的弱打败他,而是真的想帮他。我等各忠其主,各尽其职,是忠诚xing格的人。但陆青不一样,他是个真正醉心武道,应该走出自己道路的人。”

  “哈!”桑白浪一声暴喝,双戟往后一拉,就好似一条穿风破浪的弩箭冲了过来。

  “也许再过十年,陆青又会横空出世。那个时候,这个世界已经是修士的天下了吧。我相信,在仙道中,他也会带来一份耀眼的jing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