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伤辞清月(上)(1/2)

加入书签

  “九位王爷,我已经给各位备置好了快马,另有高手护送,就请你们即刻赶回江南去吧。等到了江南,该如何做,想必各位也已心里有数了吧。”徒显背对着江南九鼎王,缓声道。

  李牧生有十个儿子,李炳才华出众,被立为太子。而其余的九个子嗣则被封王,下放到江南去了。

  这一切都明了李牧是多么的心谨慎,九个儿子同在江南,互相牵制,又调动不了江南的正义军,因而永远也掀不起大风浪,永远都不会影响穆京的政局。就像这次问仙大会,九鼎王虽然来到穆京,却因为手上没有兵权,轻而易举就被李炳所软禁。

  如果按李炳的xing格,这九鼎王恐怕要被软禁到白发苍苍,行将就木才会被释放吧,所以他们这一次逃出升天,无不对徒显感恩戴德。虽然他们也明白徒显是想利用他们,却也甘愿被其利用。

  九鼎王中的一王爷,已经三十二岁的李叙给徒显鞠了一个深躬:“我代表我九兄弟感谢徒国公再造之恩,如有吩咐,莫敢不从。”

  徒显仍然没有转过身来,他只是口中传出一声轻笑:“叙儿,你无须为我担心。也莫以为炳儿这次就要亡了我了。我之所以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把你们救出来,自然是有所倚仗的。只是我希望你们回到江南之后,能够拿出雷霆手段,迅速收服当地的正义军,然后打出勤王的旗号,前来助我一臂之力。”

  李叙明显有些犹豫:“国公,并非我们不想助您,只是这正义军,向来都只接受皇帝管辖,我等怎能轻易接管?”

  徒显一笑:“几位贤侄,你们尚未看到事情的关键所在呀。关键是什么?是李牧未必已经死了,至少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明他已经死了。他若是没死,登基就名不正言不顺!”

  李叙一惊:“您的意思是?”

  徒显随意地摇摇手:“到时候,是拥立一个假李牧还是伪造一份李牧的遗诏,就随你怎么去做了。而那些正义军的将领,要么在老家当个兵头子,要么入京牟取更大的利益,你他们会怎么选择?”

  李叙又思考了半晌,有些惊疑不安地又问了一句:“国公,您的目的是借助我等皇子的身份压迫李炳,然后收缩剪除他的势力,最终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该是如此吧?”

  徒显转过身子,看着他:“你的没错,我就是如此打算的。”

  李叙弯下腰,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我李叙自有可以遵守约定的人格。但到了您所的那时候,我的八个兄弟都手握兵权,就未必还愿意再当国公手中的一个棋子了吧?到时候,他们会不会想取李炳而代之呢?”

  徒显一笑,那笑容从略微勾起的嘴角变成了嘲讽的笑容。

  “叙儿,做人切不可目光短浅!你以为我要用什么去压制李炳?你以为我又凭什么靠我们七个人抵挡他的十几万大军?你以为我真的在乎这皇权么?”

  李叙看着他的笑容,听了这一番话,皱起了眉。他满脸疑惑地摇了摇头。

  徒显又大笑一声,然后袖子一甩,一股劲风就莫名出现,那任何未易经的人都看不见的琉璃魔火也浮现在身边。此时的琉璃魔火,还是最初的琉璃魔火,只有微少的一丝。

  但徒显只需要把这一丝魔火挤压得更薄,就可以托起他的身体御空飞行。但由于这一丝魔火还是太弱,所以无法使更多的人腾飞,因此他回西疆整顿私军,回来的时候还是只能骑马。

  他作为一个修士的财富实际上也只有——把全身灵气凝聚而成的这一丝最初级的魔火,还有身体中那只有一层的软玄真元。作为一个易经期,此时的徒显神通是极为单薄的,也许可以勉强做到在万军从中保命,却并没有与军队抗衡的实力。

  凝气,易经,只是仙途最初级的阶段,是极为单薄的阶段,徒显的优势并不在于他获得了这些初级的神通,而是在于——这些关于仙途的情报,全天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这就是他最大的优势!这也是他致胜的关键,用的好了,可以堪比百万雄师。

  狂风一卷,他浮到半空中,又用魔火缠绕起了事先藏在梧桐树树杈里的数十只野兔。这些野兔都被一条腿绑在树杈中间,隐藏得极好,没有被发现。魔火一缠绕,把野兔身上的灵气生生拉了出来,然后缓慢地同化成徒显的灵气,缓缓往徒显身上靠近。

  天公不准杀人取灵!

  所以天边竟然毫无征兆地变yin,云层之中滚滚雷动。

  漂浮在半空中的徒显此时又在掌中全力发动软玄真元,一团鸡蛋大的软玄真元吸力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