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伤辞清月(下)(1/2)

加入书签

  时光飞逝,转眼间,距离九鼎王的南归,半年就已经过去。

  在这半年中,徒显和六将依计行事,成功地骗过了李炳。当然了,对于看不到灵气的凡人来,这种把戏几乎是不可能被拆穿的。

  而随着九鼎王勤王大军的到来,李炳很快做出了选择,接受了妥协的命运。

  李炳是个极善于隐忍的人,看到了徒显那有如魔神的一幕,又受到了九兄弟带兵勤王的压力,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忍耐。徒显有那么强大的力量,随时随地都可以当场诛杀自己,而他为什么不那样做?李炳认为,徒显对皇位已经没有兴趣了,他相信了徒显的话,他相信徒显只是为了要倾举国之力,来寻找那所谓的“聚灵之物”。寻找那恋逆芹的代替品。

  如果可以成为仙人,那谁还会留恋凡间的权势呢?

  这半年里,徒显被没有任何刺激李炳的举动,没有压缩他的党羽势力,也没有太大动作的扩张,只是一心派人在神州九地寻找着带有灵气的“聚灵之物”。

  李炳对此很满意,他认为现状可以接受,自己仍然是皇帝,江南九鼎王虽然崛起,但却服服帖帖地退回了江南,而且自己手中占大部分的正义军还是攥得紧紧的。进一步,如果徒显找到了恋逆芹的替代物,自己可以依照约定紧随徒显进入仙途;退一步,如果仙途就此停滞搁浅,自己的皇位也不会因为徒显势大而受到毁灭xing的打击。

  固然他现在装出一副傀儡的样子,对徒显言听计从,但他觉得,这在徒显那毁天灭地的力量之下,他都可以隐忍这股力量想要进一步的进取,自己的隐忍就更是合理了。

  真不知道若干年之后,当李炳得知易经的真相时,该是何等的惊诧,何等的狂怒,自己竟被骗到了如此境地。

  而另一方面,徒显成功地稳住了穆京城的局势,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对付宰相周文秉的身上。

  这对他来,比控制李炳还要难得多。一是不能用强,因为周文秉在阮清月心目中的地位可是比自己要高多了;二是不能急躁,因为自己并不了解清月,也没有了解她的契机;三是还要躲躲藏藏的,因为他家中还有一个雪芹!这才是最要命的,他实在不想伤到了雪芹,却也不想放弃自己心中这一股好不容易复苏的少年热血。

  每每想起清月的那个笑容,他的心还是止不住地狂跳。

  半年之前,徒显无意中偷听到了周文秉要带雪芹来求自己治病的讯息,但这半年里,权利交替,大事频出,四方豪杰拼命逼问朝廷仙途之法,所以身为宰相的周文秉忙得是焦头烂额,一直没有时间带着清月前来拜会。而他自己,虽然身负清月访府的邀请,却也一直没去。

  徒显是何等高傲的人?特意到人家府上去看自己爱慕的女子像个女主人,自己的仇敌像个男主人似的惺惺作态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

  每次不由得想到,人家清月与宰相不定早已情投意合,他就心中剧痛不已。

  是呀,人家是天下第一才女,又怎可能喜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