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我心明月(上)(1/2)

加入书签

  徒显这次回来,真的变了很多。

  他不但是变年轻了,而且从前那干枯的心灵中,也诞生出了一丝柔情——

  雪芹记得徒显向她打听过阮清月的事情,所以当清月到府上来的时候,她一下子很jing觉。

  但这些天来,徒显只去见了清月一次,剩下的时间却都在陪她。这令她渐渐放下心来。

  早间更衣的时候,他紧紧抱住了雪芹,鼻梁深埋在雪芹的秀发里,吸吮着发丝里的香味。

  雪芹的脸羞得通红,幸福来得太快,却又来得太晚。

  她虽然风华犹在,却还是害怕头发里或多或少若是掺杂了一丝白发该如何是好。要是惹得夫君生厌……

  所以她俏红的脸上,不止有着幸福,还有着深深的担忧。

  还好,徒显的脸远离她的秀发之后,仍然是满颊的笑容。

  “夫君,我们今天要到哪里去?”她赶紧将徒显的注意力从自己的头发上转移出去。

  徒显年轻的脸庞上是那和煦的笑容:“今天我们要到周文秉那里去。去他的府仓里挑选奇珍。”

  雪芹深深地皱起眉头,他当然知道了周文秉曾经到访的事情,也知道他与夫君定下的约定,只是没有想到,徒显竟然真的那么计较那本非君子该取的薄利。

  徒显看到了雪芹神态的变化,不由泛起了苦涩的笑容。他缓缓摇着头解释道:“像他那么痴情的人,我本来也是不愿意为难他的。但他却主动下了请帖,要我去他府上取宝。周家也是名门望族,这么多年来的积累,所以我想试试,会不会遇到可以代替恋逆芹的宝物。如果侥幸得到了,就可以给你和清月易经了。”

  雪芹望着徒显,误会冰释,她瘪了瘪嘴,显得有些感动:“夫君,要是有了宝物,就先给清月妹妹易经吧,她身患重病,拖延不得,而我,倒也不急于一时。”

  徒显一笑,笑得有些顽皮,他用鼻子了雪芹的额头:“她也不是什么急病,看她天天jing神焕发的样子。而你呢,你不急于一时,我却急得很呢。”

  雪芹深深地低下了头,整张脸红到了耳根:“你急个什么,真是的。”

  半个时辰之后,徒显夫妇二人就已经来到了宰相府。

  下了马车,周文秉居然像个侍从一样恭立在门边,让徒显看得摇头不已。

  痴情儿永远是值得千古传唱的,但痴情儿的xing格却不适合出现在一个宰相的身上。而且,这个宰相竟然还不知道,自己越是痴情,也就离清月的要求越远了。

  但假如,清月能和他情投意合的话,未来一定是幸福的吧。

  可真正的幸福又是什么呢?对于清月那样的人来,也许只有达成理想才是真正的幸福吧。

  生当如夏花,绚烂一瞬止。

  清月这样的女人……是多么的耀眼呀。

  徒显疑惑着。他疑惑着,自己怎会变得如此渺?那个横着一把黑剑冲向六指的自己去哪儿了?那个同样绚烂过的自己又去哪儿了?

  如今的他,挽着雪芹,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些不自主的东西,动着,活着。

  他颇带同情地看了周文秉一眼,入了相府。

  一路由周文秉领着,双方不发一语地进入了周家的宝库。

  两排巨锁的三丈大门,在地下的石洞当中,俨然是守备森严的一处密库。

  在数个府卫的拉动下,沉重的大门一寸寸被移开,顿时满室的珠光宝气冲入眼中,让徒显和雪芹两人目不暇接。

  正厅里有两个横跨数丈的巨大立柜,柜子上摆放着无数的金玉珠宝,名琉贵彩。而墙上则是挂满了名人字画,幅幅都是千金难求。

  周文秉苦笑一声:“徒公救得清月的xing命,这屋子里的任何东西,都可任取。”

  徒显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以他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这些不带丝毫灵气的财物又有何用?所以他略作惊讶之余,也只是缓缓摇头:“我并不是要找这些东西,不知你的宝库,除了这些之外,可还有别的?”

  周文秉略微一怔,而后又苦笑一声:“自然还有,请随我来。”

  跟着周文秉在花团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