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胤龙斩月(上)(1/2)

加入书签

  萧凉驾着牛车在东区整齐划一的街道上慢慢行驶。东区店铺林立,街上并不卖六矿的摊贩却也很热闹。各种各样的吃摊,各式各样的马车牛车。人流量非常可观。

  李穆的商业已经发展得相当发达了,但是由于通讯不便,各个商铺要货基本还是靠打发人去见面口述。而订货基本靠写信,偶尔有往来联系特别紧密的两家店才会特地培养飞鸽传书。

  虽然整个万仙会的坊市并不大,就算北区的店铺放一匹快马到南区去拿货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但就是这一的时间差,给了游商们机会。他们要么直接卖货给店铺,要么就从店铺嘴里撕肉,卖给他们店里的客人。

  这种做法当然是极招店铺们反感的,它仍然存在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很多店铺的老板以前都是游商,他们也晓得游商的难处,情愿让一微薄利出去。另一是生意场上兵贵神速,谁快谁就赚钱,人家游商确实比你快,你又能有什么怨言呢?

  今天萧凉的车上的金类别很全,常用的五种金都有。这五种金分别模仿人间界的金属命名——铁,钴,烙,铸,金。至于为什么金会分的这么细,这是炼器锻金门业里的专业知识了,作为游商的萧凉知道的非常片面。他只知道有关的一个是关于承载灵气的量,一个是关于坚硬程度和柔韧程度的比例,一个是锋利度。

  就拿锻剑来,铁金剑可以锻造得极为锋利,但锋利之下就容易缺口卷刃,而且承受灵气的量很低,道行越高就越没用。不过给凝气的凡人来用倒是吹毛断发,犀利无比。

  钴金剑柔韧度很强,可以锻软剑、烙金剑遇火冶锻后极重,挥舞起来威力最大,可入石三分、铸金剑坚硬无比,锤击不断、双金剑灵气容量极大,虽然既不锋利也不沉重,但落到易经期修士手上,足以轻轻一剑劈死几百斤的水牛。

  虽然都是金,都是由凌云矿中的灵气杂质锻炼而来,但却有这么多种xing质。配合不同xing质金的掺杂和各式各样不同武器的不同特xing,冶锻一途可谓千变万化,神奇无比。如果再加上周汰钢,莹翠石等高级材料,那更是变化无穷,造出什么样的武器都不奇怪了。

  天齐商行专营金大量批发,天齐商行的老板陈天齐是最早加入万仙会的富商之一,现在已经易经成功,探索九霄去了。于是商行中就只留下了年仅十六岁的天齐老板的女儿陈莹独自打理。这陈莹虽然年纪不大,却颇有商才,独自一人将商行也运作得井井有条,蒸蒸ri上。而且她遇事皆会亲力亲为,没有老板架子,令底下的工非常佩服。只是邻里总她一个大家闺秀如此抛头露面,恐怕ri后是决计嫁不出去了。

  但莹的难处这些人又怎能知道?父亲去九霄之前,留下了七八处商行资产,分别交给几个兄弟姐妹打理,这分明就是在考验几个兄妹,要决出一个继承人来。商行做的是低价的金生意,价格不占优势,比起父亲的其他店铺来,运作得极为艰难。若不是自己坚韧隐忍,恐怕早就垮了,根本不用其他兄妹来落井下石。

  “萧兄的金品质永远都那么好,真是令人佩服,”莹戴着个布手套,在街边萧凉的牛车上挑拣着萧凉的金。

  萧凉苦笑一声:“要不然怎么能让您看上呢?”

  莹没有察觉萧凉今天神se语气的异常,反而全神贯注在金上,半晌之后才又道:“虽然我已经提过几次了,但还是想再一次,萧兄,不如你到我店里来做,我照月开给你的工钱绝对比你现在的月入要高。”

  萧凉又苦笑一声,脸上表情煞是难看:“莹姐别调笑我了,我只望攒够钱开个铺子,能早ri易经。游商之事只是一时迫于形势,无奈之举,不定什么时候就不干了,如此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又怎能给您打长工呢?”

  莹看了萧凉一眼,也没什么异se,只是指挥手下伙计把看中的金都搬到店里去。

  “可是据我所知,萧兄是游商里少有的几个起得特别早,干活特别勤的。哪里来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她玉面之上,眉头紧皱。

  萧凉刚想什么,莹就抬手示意不用了,反而自己开腔道:

  “既然萧兄不愿意,我也不强人所难。我只是想少支一份给游商赚去的钱,转而加上一些,买下萧兄这个人才罢了。不过既然萧兄不领情……罢了,萧兄ri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