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胤龙斩月(下)(1/2)

加入书签

  从一品到八品,全都试了一遍,渐渐的弓力变大,到了四石,侯爷就再难拉开分毫。他现在手臂酸软,肌肉绞痛,实无力再去拉第九品的胤龙斩月弓了。

  “八把弓都试了一遍,我看还是那四品的贯臂追风弓最适合我。”侯爷捻着下巴。

  “嗯。”周公子接了一句:“由莹翠石反复锻造冶炼而成的追风石所制,又绑金钱纹九尺巨蟒浸酒筋。追风石玄妙无比,会借力推箭,开弓极为省力,但弓力she出却不,足有两石,三百步贯臂一击可入金石,实在是好弓。”周公子摇着扇子,称赞有加。

  如烟现今脸上却有些不甘,可能是觉得四品弓还不足以彰显出本家的制弓的实力,于是她又道:

  “侯爷,难道七品的那把可以用灵力幻化出箭矢,完全不受风力影响,威力无比的三江莹翠弓您也看不上眼吗?”

  李元乐眉上生出一分尴尬:“秦姐,并非我看不上眼,那弓的确是好弓,但仅仅是幻化出灵气箭,和用真的箭差别也大不到哪里去。再者,每次灵气用尽都要更换弓上的莹翠石……这……这实在是太为难人了。三指大的莹翠石少要一百两银,she不了几箭就更换一块。要是换凡银买来的东西我二话不就买下了,可银……实在是消耗不起呀。”

  秦如烟听了这一番话,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差不到哪里去?差不到哪里去……”她暗暗嘀咕了两遍。

  “来人,给我叫鸣断肠来演示这把三江莹翠弓!”她轻喝一声。

  旁边的壮汉李工犹豫不定:“姐,这……”

  秦如烟抬起手:“出了什么事有我担待,快快去叫。”

  如烟这一番话,让眼前的侯爷和周公子面面相觑。

  “这鸣断肠是什么人?”

  鸣断肠很快就被请来了,他是一个瘦高的中年人,面如死灰,个子很高却不挺拔,微有佝偻之意,如同一棵即将败亡的苍松。

  李工到了秦如烟身旁复命:“姐,鸣断肠我已经请来了。另外还有一事,那个卖金的游商萧凉在门面上求见。”

  秦如烟皱皱眉:“萧凉?什么人?”

  李工脸上略显尴尬:“姐答应过要见他的,他的金品质很不错,那天姐一高兴……”

  秦如烟摇摇头:“不去管他。”

  “是。”李工一拱手,恭恭敬敬地退到了一旁。

  秦如烟罢立刻转而面对着鸣断肠:“鸣兄,又要请你相助了。就请你给侯爷演示一下这把三江莹翠弓吧。”

  鸣断肠双眉紧皱,好似一条蜿蜒的山脉,他死气盈眉,却透出一份让人疑惑的深不可测。

  “咳咳。”

  鸣断肠咳嗽了两声,方才慢悠悠地应答:

  “姐,我自然会演示三江弓。但在这之前,还望姐再给我一次机会。再拉一次……”

  鸣断肠还没完,秦如烟已经大怒:“你!”她黛眉紧皱:“你敢威胁我?你已经试了那么多次,还不满足吗?那九品神弓也是你配拉开的吗?”

  这鸣断肠,乃是一个弓痴。

  弓痴的一生只为征服更强的弓,和骑师一般,只为驯服更具野xing的马。而他之所以为胤龙斩月弓着迷,是因为他知道,徒显没有从军之前乃是一个“剑痴”。

  痴道是究极的执着,是对意义无穷的探索。

  痴狂之人,会失落很多世上美好的事物,但却会成就最强。

  痴以其道,尽以其道,壮哉于其道。任何物事,沾了一个痴字,就会超凡脱俗,变得神采奕奕。

  胤龙斩月弓就是如此。

  鸣断肠没有话,他只是用自己灼灼的目光盯着秦如烟。

  如烟姣好的脸上闪过一丝动容,痴道不是人人都有胆魄可以去涉及的,但如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子,她懂得。

  “给你一次机会又何妨,去拉吧。”如烟突然变得平静,声音淡如流水。

  但这流水而过的一句话,却燃了鸣断肠目中的两团执着之火。

  他枯槁的身躯向最末尾的那只木盒走去,双眼中绽出的凌厉煞气惊得抱着木盒的工人双腿发抖。

  但他的动作却是那样轻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