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1/2)

加入书签

  夜黑如墨,月儿高悬天空,却有阵急奔的脚步声破坏了这份宁静。

  “娘子,救命啊,快来救我啊”项沛棠提着衣摆边跑边嚷。

  “别跑”黑衣人在他身后直追,看身形是个彪形大汉。

  不跑才怪项沛棠跑得更快。哎哟,一直念着要学轻功,但事情太多,拖着拖着,到现在还是没学到半点要诀。

  “娘子,你在哪儿呀”他快跑不动了。

  “来了。”回应随着长剑一起攻向敌人。

  项沛棠回头,看到拿着麻绳的孙沁将黑衣人攻得措手不及,他气都还没喘完呢,她就已将对方踢跪地上。

  “绑起来。”孙沁把麻绳扔给他。

  “是,遵命。”项沛棠赶紧上前将黑衣人的手脚绑在一起。

  那绑成死结的惨状,让孙沁忍不住扬笑那些官兵要拆开可难喽。

  项沛棠抽下黑衣人的面巾,赫然出现一张麻子脸。啧、啧、啧,真丑,还是当年他娘子的面巾围得好,一落下来,让人的神魂都跟着飞了。

  “走吧,回去睡了。”把面巾塞进黑衣人的口中,直接让他躺在院子里,项沛棠揽着孙沁往寝房走去。

  “这次是为了什么”早已习惯这种事,孙沁问得像在问明天早膳要吃什么一样轻松。

  “应该和某某太守有关吧。”项沛棠不是很认真地答。“娘子啊,下次能不能来快一点我跑得很累耶”

  “因为找绳子花了一些时间。”察觉他是在刻意转移话题,孙沁眼一睨,继续追问。“那个人真的是为了太守的事来的”

  “是啊。”他用力点头,非常地诚恳。

  不过亲爱的娘子一点也不吃他那一套。“我去问他。”孙沁停步往回走。

  “好啦好啦,我说。”项沛棠赶紧拉住她。“他为了赏金来的啦”明明他都穷到这么明显了,这个笨贼还是找上门来。

  “哪一笔”孙沁回头看他,俏目流转黠光。

  “吴太尉那一笔。”无法再瞒,他只好招认。他的私房钱啊

  “你居然没跟我说”孙沁板起脸。她就猜他有事瞒她,总算问到了。

  “因为姊妹们做什么倒什么,又上门要钱,我不得不留一点给她们嘛”千万别以为他留那些钱是要去花天酒地呀

  孙沁仍板着脸,眸中却满足笑意。

  灭了“天水宫”后反而苦了他,他擅作主张放人,对皇上谎称因失职让犯人逃脱,功过相抵,这件事没赏也没罚,但从今尔后,“天水宫”确实从江湖上消失了。

  他将拿到的药方全部都交给御医,御医从药方上的基本药性判断出何者为天水寒、何者为缓毒的配方,将天水寒的药方毁去,不再让人受到它的荼毒,然后制出缓毒的解毒,以供姊妹们服用。

  为了不让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