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52第五十一点五章(1/2)

加入书签

  失去记忆又沦落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死活认为自己是穿越来的,却单凭一张身份证一千块现金=活了这么久,除了挨点饿受点冻瘦了三五斤,整个人看起来都无比正常。从这一点我们起码能看出来秦冉冉的生存能力有多强,估计就算被扔进深山老林里,也能活着走出来。

  跑题了,我们暂且把该进收容所的秦同学放一放,反正她坐在垃圾桶边上吃饭也走不了多远。先说说街边停的车子和一群黑衣大汉是怎么回事。

  故事要从头说起就得追溯到一个月前,那天林钒在床上仰望天花板,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林钒抱着脑袋左摇右摆,如此辗转反侧两天,终于一拍脑袋从床上跳起来,飞似的奔向地下室。

  地下室有谁呢?没别人,就一尊秦淮大神在超豪华单间里蹲着呢。大块头在林家是能说得上话的,地位挺高,他把人送来的时候就跟地下室里的看守说好,这人很重要,大少要亲自审,你们看住了别让他死了。于是看守给秦淮找了一间条件最好的囚室,所有的桌椅板凳都和地面连着,家具的边角全用厚实的布条包裹,饭菜和饮用水都用软和的塑料盛装,从源头上掐断了自杀的可能。

  秦淮也乐得享受总统级待遇,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混吃等死。他曾动过和林钒玉石俱焚的念头,最初臧老三给他布置任务的时候就跟他说过,不求你杀了林钒,只希望你能尽力拖住他。秦淮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这么死了也算报了臧老三的生育之恩。

  可惜林钒一见自己送他的“礼物”就懵了,让他早准备好的豪言壮语没了用武之地。秦淮惊讶于林钒爱美人不爱江山,更惊讶于林钒对秦冉冉用情竟如此之深。

  “算了,反正我也快死了,替别人操心做什么。”秦淮努努嘴,翻身继续做美梦。

  就在他快要进入梦乡之时,小屋的门突然被踹开,紧接着两只大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从床上拉下来,厉声喝道:“她没死是不是!你说!那具尸体根本不是秦冉冉,是不是!”

  秦淮差点被林钒摇碎了,就觉得满眼全是金星,亏得身后有人跟着,见再掐下去秦淮就死了,连忙把两人分开。不过这人比较粗鲁,分开之后顺势把秦淮踢到椅子上,又用椅子上专门的手铐把他铐住。

  秦淮郁闷:“我又不会逃跑,你铐我干甚!”

  那人没理他。

  秦淮更郁闷。

  林钒抹了把脸,也终于冷静下来。他指着秦淮,言之凿凿:“那具尸体是假的对吧,虽然你对秦冉冉很了解,说不定秦冉冉还帮了你的忙,可惜——百密总有一疏。”

  “?”秦淮伸长了脖子问,都到了这个时候,秦淮也懒得装相,反正林钒已经要死要活好几天了,自己已经算赚到了。不过他是真的挺好奇,按理说自己和秦冉冉准备了那么久,应该没有啥疏漏了……

  林钒冷冷地瞥了秦淮一眼,神情异常淡漠,接着转身离开,一句话都没留下。

  走出地下室,林钒看着外面的阳光,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

  “秦冉冉,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那天开始,林家兄弟抓紧时间收拾臧老三一系人脉,在天时地利人和的作用下,这场争斗以臧老三领着大儿子逃到了国外而告终。这时候,大家想起了一直在地下室养尊处优已经肥了三斤的秦淮,人们都以为林家兄弟会斩草除根,没想到,林钒却说要放了秦淮。

  林钽从来不问林钒的任何决定,林钒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可林钒的手下人就不一样了,几个胆子大资格老的,还是要问问缘由。

  “与其树一个陌生的敌人,还不如扶起已经被自己打败的敌人。反正秦淮这辈子是不可能翻身的,咱们把他放回去,即便他想伸展拳脚,也会被逃到国外的臧老三和留守的一帮元老掣肘,他顾虑太多,注定失败。”秦淮盯着手里的报纸,笑道,“再说,我又没说现在放他。”

  在他没说出秦冉冉下落之前,他就只能待在地下室,享受一天三顿鞭子。

  林钒以为秦淮是个表面看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