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番外)李嫣A林思A小剧场(1/2)

加入书签

  番外《李嫣》

  李嫣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邻居家姐姐讲的城里事,其实她去过z市几次,年轻女孩的心里早已经被种下了一个诱惑的种子,那里没有黄褐色的田地,没有青绿绵延的山峰,那里白日的街道,车流不息,夜晚据说也是灯红酒绿,她想去那里,而不是呆在宝蓝乡,做一个本分的农民。

  父亲死得早,李嫣很清楚自己的母亲绝对不会让她去城里的,可是她的心意已决,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偷偷地收拾好了东西,坐着最早一班的车去了z市。

  太阳刚刚升起来,阳光洒在这个美丽的城市,生机勃勃,而她心底的期望,也同样生机勃勃。

  通过邻居家的姐姐,她在一家工厂当了一个工人,勤勤恳恳地干了一个月,领到了第一份薪水,而工厂里的好几个小伙子都向她传达出了某种情意。

  李嫣把钱邮寄回了宝蓝乡,想告诉自己的母亲,她在城里生活得也很好。

  第二个月,同宿舍的一个小陈,偷偷地告诉她,这个工作工资低,做久了还会被化学物品染上一些隐疾,十六岁的李嫣慌了神,小陈撺掇着她一起换一个工作,李嫣问,什么工作。

  那天晚上,小陈带着她去了一个异常繁华的街道,这里的女人都穿着精致的裙子,这里的男人西装革履,就连街道上的路灯也比别的地方华丽。

  她呆呆地被小陈拉到了一个华丽的房间,在她被眼前的繁华迷得晕头转向时,才发现小陈不见了,有陌生的女人推着她去洗澡换衣服。

  她惊恐不已,从对方的讥讽中,才知道小陈把她卖到了什么会所,她想走,却被几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吓了回来,管事的女人傲慢地告诉她需要做的事,讨好这里的每一个客人。

  李嫣被打扮妥当之后,跟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战战兢兢地走了出去,一个腰圆肚肥的男人拉住了她的手腕,笑眯眯地摸向她的腰,李嫣又惊又怕,在男人的手顺着腰摸向她的臀部时,她终于尖叫了一声,推开这个男人,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向外跑去。

  整个大厅里,因为她的横冲乱撞,立刻乱了起来,杯碎酒洒,女人的尖叫,男人的呵斥,混合在了一起,没跑出多远,她就被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强按着跌倒在了地上,管事的女人让人抓着她,去给那位客人赔礼道歉。

  “新来的,还是处女,不懂事,您看?”

  男人冷着脸哼了一声:“今晚就她吧。”

  两句话,李嫣的命运被决定,管事女人笑着应承了几句,李嫣却哭叫着挣扎起来,管事女人脸色一沉,使了个眼神,让那几个男人把她拉到后面调.教一下,正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对于陆萍,李嫣即使到死的那一天,也充满了感激,即使陆萍又反手把她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

  那个晚上她的意识一直很模糊,直到第二天,被喧闹声惊醒,她白着一张脸裹着床单蜷缩在角落里,身边的男人平静地起身,穿好衣服,看了她一眼,然后去开了门,门口是一个穿着华丽,目光却异常冰冷的女人,她一路闯了进来,看到李嫣时,目光仿佛一把刀,直直地砍在她的身上,李嫣抿着唇,瑟缩地往里靠了靠。

  她忽然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不要看城市里花团锦簇,那里的一切比屋后的粪池更要肮脏。

  女人的怒骂,争执声清晰地传入她的耳朵,她知道他叫林世群,她知道他有妻子,还有一个女儿,那个女人正怀着他的第二个孩子。

  李嫣垂下头,羞愧地涨红了脸。

  良久,女人终于愤怒地摔门离去,男人关上了门,盯着床上的一抹血迹,平静地走回床边:“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不想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以后我可以养着你。”

  他从钥匙扣上取下了一把钥匙,和自己的名片,一张签好的支票留在了床单上,盖住了那抹血迹:“我留了人在下面等你,收拾好了就下来。”

  他离开后,李嫣呆呆想了很久,木木地穿好衣服,打开门后,她又回头望向床边的三件东西:钥匙,支票,名片。

  她转身将它们拿了起来,怔怔看了一会儿,小心地贴身放好,偷偷地离开了酒店。

  四个月后,她再一次将藏在箱底的三件东西翻了出来,盯着天空发呆。

  “你的父亲……”她抚摸着突起的腹部,脸上闪过一丝回忆,“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我不能带你去见他……”

  良久她笑了笑,年轻的少女脸上,闪过一丝只有为人母亲才能拥有的慈爱。

  ——我的孩子,原谅我,不能给你一个光彩的出生,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富足的生活……我唯一能给你的,是赐予你宝贵的生命,让你感受这人世的温暖。

  .

  番外《林思》人心就像一个无底洞,里面藏着欲.望,还有……秘密。

  林思的心里藏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六岁那年,她藏在衣柜里隐隐约约听到了母亲和叶道的谈话,她思索了足足四年,才终于惊觉了真相。

  她不是爸爸的孩子。

  那一段时间林思不想见任何人,不论是顾容还是林世群,脾气也变得任性敏感,如果是往常,她突然听见林世群还有一个私生女时,她对那个小女孩绝对不会有任何好感,但现在……

  她在客厅里看着那个小女孩垂着脑袋,自己也弄不明白心里在想什么,替她顶撞了姑姑林世云,随后她又偷偷地把自己存下的零用钱给了她。

  林渺渺却把那张卡甩到了地上。

  林思很清楚,她不是爸爸的女儿,而爸爸真正的女儿却被自己妈妈赶到了国外,她一直都觉得是自己抢了林渺渺的,可是,她无法说出。

  一个秘密,她在心里一直藏了很多很多年,因为隐藏这个秘密,她过着光明正大衣食无忧的生活,也因为隐藏这个秘密,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敏感,在十五六岁的年龄,在父母都不曾关注她的时候,一个男孩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过了那段年轻而脆弱的岁月。

  谢羽的父亲是林世群的司机,他的母亲也在林氏集团旗下的公司上班,林思很清楚林家绝对不可能同意自己和谢羽在一起,这段地下恋情一直持续到她大学毕业,还是被顾容发现了,第二天,谢羽的父母被辞退,她苦苦哀求,顾容终于松了口,却提了另一个条件。

  那时宗家和林家正有联姻的打算,顾容的条件便是要她和谢羽断绝了关系,和宗政订婚。

  林思打电话约谢羽见面,谢羽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她偷偷去他家找他,这才知道谢母因为脑血栓进了医院,好不容易,她找到他,他说:“林思,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望向她:“每一次你需要我时,不论我在做什么,都会第一时间来见你……我在考试也好,在演讲也好,在面试也好……不论我在做什么,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第一时间来见你。”

  林思的心腾然收紧,谢羽微嘲地笑了:“但这么多年,如果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他的笑容大了几分,目光咄咄逼人:“我父亲,母亲被你妈妈辞退,被狼狈赶出林家的时候,你在哪里?”

  林思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他已经决然地转过身,进了病房,门在她面前用力地被合上。

  她失魂落魄地走出了医院,谢羽并没有说错,很多人都说她美丽善良,其实只有她心里明白,不是这样的,她知道自己不是林世群的女儿,却占着林家大小姐的位置,享受所有的富贵和荣华,她明明知道林渺渺才是他唯一的孩子,却沉默地纵容了林渺渺被赶到y国,她背负着这个沉重的秘密,敏感又任性,是谢羽一直包容着她,而她……

  正如他所说的,她似乎从来没为他做过任何事。

  望着头顶的阳光,她打了个电话给顾容,平静地同意了联姻。

  她的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哪怕宗政再好,也进了不她的眼,在相亲宴后,宗林两家都很满意,确定了订婚日子,事后宗政没有来主动找她,这让林思松了口气,随后他们订婚,宗政才开始对她有所关注,这让林思心里的愧疚也减轻了很多,看样子宗政也不怎么喜欢她,或许他心里也有意中人?

  这么一想,她的心思就动了起来,约了宗政开诚布公地谈及婚事,她坦诚自己有喜欢的人,因为无奈才答应了联姻。

  “你好像对联姻也很反感,是有喜欢的人吗?”

  宗政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点奇怪,咬牙切齿地丢了一句“没有”,然后就走了。林思叹了口气,还想让他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现在却是弄不明白宗政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婚期一天天临近,林思的心底却越来越焦虑,那种焦虑和恐慌,就像是每一次触动心底的那个无法言及的大秘密一般,仿佛点燃了引线的炸药,一下秒就要炸得天崩地裂。

  她不受控制地去了谢羽的楼下,呆了大半个晚上,车窗忽然被敲了一下,她恍然惊觉,侧头望去,不知什么时候天阴阴地下起了小雨。

  他站在车外,头发微湿,两个月不见,他消瘦了许多,眼底青黑。

  林思打开车门,一头扎到他的怀里。雨纷纷扬扬的下着,雨下的一男一女,却像*般疯狂地燃烧了起来。

  那之后,两人又回复了地下恋情,林思翻来覆去地想,怎么能解除婚约,她当然也想找宗政,只是从那天谈过之后,宗政对她的态度就格外疏离,约他见面也被他全部推掉,林思心里明白,她和他都是被迫,不同的是,她比宗政更着急退婚。

  而且上次见面,宗政最后的态度太过奇怪,她只是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他好像被猜到尾巴的狼一般,愤然离去。

  日子一天天地拖着,每一天都像是给她上了层枷锁,直到某一天,忽然爆出了她的不雅照片。

  林思在看到打着马赛克的照片时,整个人都像被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劈得傻了一样,良久她打电话去问谢羽,他却没有接。

  顾容怒气冲冲地踢开门,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你还知不知羞耻?我叫你不要跟他再

  来往,你非要把所有的脸都丢光?”

  林思垂下头,一语不发,顾容足足骂了她一个小时,才摔门离去,林思木木地洗了把脸,忍着所有人投来的视线,或惊讶,或讥讽,或同情……从林家大宅逃了出来。

  一出来,她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不知不觉,她到了和谢羽经常去的那个酒店,也是照片上的事发地点。

  她坐在窗台上,目光呆滞地坐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手机忽然响了一声,是陌生人发来的一封邮件,里面只有不到十秒的音频文件。

  “如果不是她,我会选择更好的大学,如果不是她,我父母也不会被赶出林家,如果不是她,我妈也不会到现在这个样子,……我恨她……”

  手颓然地落下,手机嘭的一声砸在地面。

  ……

  “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啧啧,想不到林家的大小姐表面冰清玉洁,原来淫.荡.风.骚……就是不知道宗家要怎么做?”

  “也不知道这林家大小姐以后还怎么办?”

  ……

  林思忽然回想起昨天的一幕幕来,她以为自己还有一根救命稻草,稻草确实是稻草,却不是救命稻草,而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静静地趟在水底,鲜血从她的手腕蔓延到整个浴缸。

  ps:小剧场放在了作者有话说里,就不单独开章节了,最后,再次再次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么么,群飞吻……

  鞠躬!

  作者有话要说:

  戳我包养某透专栏。

  求支持某透的新坑!!还是算宠文,含蓄宠。

  文名:明骚暗动

  猛戳我!!!→→

  ==============

  最后是小剧场的整理。。。

  小剧场《外套》

  两人结婚很久以后,忽然说起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宗政:“第一次见面,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林渺渺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努力回想细节。

  脾气不好!这样说会炸毛吧?

  太傲慢!这样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

  林渺渺沉思了十几秒,眼睛一亮:“你很体贴!”

  宗政赞许地揉了揉林渺渺的脑袋:“怎么体贴了?”

  “给我披了件外套。”

  “哦……”宗政回想了一下,似乎想起了这个细节,他摸着下巴想,他从前可不是那么体贴的人啊,莫非在那个时候他就看上了林渺渺,因为认定她是自己的女人,所以才会给她披外套?

  宗政赶紧表白:“老婆,原来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爱上了你!”

  林渺渺怀疑地望着他。

  宗政清咳了一声,甩出有力的证明,“你觉得我会给一个陌生女人披外套?”

  林渺渺不为所动,依旧怀疑地望着他。

  宗政立刻恼羞成怒,“你那是什么眼神!真是欠调囗教!”

  ……

  此处略过不和谐的1000字。

  ==========

  小剧场《离婚协议书》之一

  两人结婚很久以后,宗政趁着林渺渺心情不错地时候,轻描淡写地问道:“老婆,离婚协议书你放哪了?”

  林渺渺扫了他一眼,“有事?”

  “额……”宗政严肃道:“里面有些条款我记不清了,我觉得应该再仔细商量一下!”

  “哦……”林渺渺随口道:“明天吧,我放银行保险箱里了。”

  宗政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擦!他就说他把世纪花园,林渺渺秀水坊的别墅,长月湾的家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特么居然存银行了!!!!

  宗政虎着脸,质问:“林渺渺,你都藏到银行保险箱里了,是不是还想跟我离婚?”

  林渺渺懒洋洋地扫了他一眼:“看看再说吧。”

  宗政被林渺渺的语气刺激得火冒三丈,“林渺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林渺渺脸色一沉:“宗政,你是不是想离婚?”

  宗政像被踩到尾巴的猫,整个人都要炸毛,他瞪着林渺渺敢怒不敢言,脸上的神情从愤怒到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