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页(1/2)

加入书签

  阿宴点头,其实这哪里是足以匹配啊,分明是自己哥哥高攀了的。

  便是你如今权倾朝野,那又如何,也抵不过人家百年诗书之家的底蕴和傲气,这样的人家,若能是和自己哥哥成了姻亲,那可是喜出望外的好事儿啊!

  容王沉吟一下,又笑道:“皇兄还说,这位三姑娘聪颖善良,性情柔顺,容貌也是出众的。”

  阿宴又连连点头。

  这还用他说啊。

  其实这位容王上一辈子的侧妃,阿宴也是见过的。

  印象中,容王的正妃曼陀公主,那是嚣张跋扈到了目无下尘,骄傲的仿佛看你一眼都玷污了她的眼睛般。满燕京城里,哪个高门贵妇不躲着她走啊,奈何人家夫婿实在是权倾朝野,后来又是登基为帝的,实在是看不惯也只能怕着。

  至于当日的阿凝,那就不用说了,是个yin险歹毒,偏偏又笑颜如花的。

  唯独这位陈侧妃,那可真是一个柔顺的好性子。当容王将皇后的位置给了曼陀公主,将贵妃的位子给了阿凝的时候,好像这位陈侧妃,后来也只是一个寻常妃子罢了,无宠无爱,性子平和。

  别人提起容王的女人,会说曼陀公主,会说那凝贵妃,可是却不曾有人提起这陈侧妃。

  阿宴有一次偶尔间在府里遇到过陈侧妃,她也只是淡淡地对自己笑了下,点首示意,然后就这么走开了。

  后来阿宴总是被那阿凝召到宫里去,出入间也碰到过,那时候的陈侧妃越发的被人冷落,据说是常年见不到君王的样子,不过她好像也不怎么在意,依然在一个角落活得平和自在。

  阿宴想起这么一位女子,难免有些感叹,想着那女子也是极好的,怎奈上一世那个冷心的帝王,也是不宠不爱,就这么让她蹉跎了一辈子。

  要说起来自己哥哥顾松,虽说如今心里为了这曼陀公主起了涟漪,可是到底情浅,他既也同意了皇上赐婚一事,以后真娶了那位陈三姑娘,只盼着他能好好待人家,夫妻和和美美过日子才是正经。

  提起这个,阿宴默(zhaishuyuancc)想了一会儿,却是忽然想起另一桩事儿:“近日惜晴总是为了茶庄的事儿外出,她一个姑娘家的,多有不便,你选一个侍卫来陪着她吧,免得出了什么岔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