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就这样吧(1/2)

加入书签

  再次来到赵洪亮的办公室中与赵洪亮、秦云海以及那位陈大师会面,几人坐下后,阳靖宇便开口道:“赵总,秦总,我建议咱们还是晚上再去吧,破解那座风水阵势怕是会弄出一些动静,大白天的影响大概不太好。”

  秦云海和赵洪亮正要开口应下,不想那位陈大师忍不住说道:“阳兄弟,晚上阴气更重,正是那座风水阵势威势最强的时候,这个时候破解……会不会更加困难?”

  秦云海与赵洪亮纷纷狐疑的看着阳靖宇。

  阳靖宇淡淡一笑,道:“对于我而言,不管是白天也好,还是晚上也罢,都并没有什么区别。”

  “几位等到了晚上且看便是。”

  ……

  当晚,临近八点钟时,阳靖宇一行这才前往了那块工地。

  此时这里明显的有一重薄薄的阴气缭绕的感觉,让秦云海和赵洪亮都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森冷之感。

  好在他们身上都佩戴着阳靖宇给他们制作的护身符,那些阴煞寒气倒是无法真正的侵入他们体内。

  “你们几位就在这里看着吧,我要开始了。”

  说完,阳靖宇迈步朝前方那座水潭走去,一直走到了水潭边,而后又仔细的看了看,找准了一个方位站定,继而深吸了口气,双手开始结印。

  秦云海和赵洪亮、陈大师三人都在不远处定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只不过因为夜色的缘故,他们只能借着天上微弱的星月光辉依稀的看到阳靖宇的身影。

  “陈大师,阳兄弟这是在干什么?”赵洪亮隐约看到阳靖宇的双手似乎在动,顿时忍不住好奇的向身侧的陈大师询问。

  那位陈大师道:“看样子有点像是在施展什么术法,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赵洪亮恍然,目光再次投向阳靖宇。

  阳靖宇双手连连结印,体内的真元法力如潮水般的涌出。转眼间化作一道微光闪烁的法印飞射而出,悬在了那座水潭的正上方。

  看到那突然出现的光法印,赵洪亮与秦云海都忍不住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

  那位陈大师同样面露惊容。

  这时,阳靖宇的双手继续打出一道道法决,半空中的那道法印迅的延伸,眨眼间就化作了一道巨大,彷如华盖般的法印笼罩了整座水潭及周围。

  “给我破!”

  阳靖宇蓦地低喝一声。

  霎时,那道巨大的法印‘嗡’的一颤。紧接着,一阵光华大放,将整个水潭都照亮得犹如白昼一般。

  与此同时,那水潭以及周围立刻响起了一阵阵轻微的‘嗤嗤’声响,无数的阴煞之气在那道法印的力量之下被彻底的净化湮灭……

  亲眼见到如此神异莫测的情景,赵洪亮与秦云海再次震惊。

  片刻之后,赵洪亮几人突然感觉到脚下的大地似乎微微的颤动了起来,紧接着隐隐的有一阵阵如滚滚闷雷般的声音传出。

  轰隆,轰隆隆……

  整个工地上的阴煞之气霎时剧烈波动起来,并且,在工地的四方,一道道刻满了符篆的石柱突然从地下冲出。

  看到这一幕,阳靖宇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淡淡的道:“这点微末之技也想抗衡我的‘大自在天心咒’?”

  “即便眼下我只是化元初期修为,但也足以将这座浅鄙的阵势崩灭了……”

  那一声声低沉的轰隆声响正是那一根根刻满符篆的石柱所出。

  受到阳靖宇的‘大自在天心咒’的冲击,整座风水阵势立刻运转了起来,汇聚阴煞之气想要将阳靖宇所打出的那一道‘大自在天心咒’镇压湮灭。

  然而,那些滚滚涌来,意图镇压的阴煞之气在一触碰到大自在天心咒所释放出的光芒时,却纷纷犹如雪遇春阳,瞬息间便烟消云散。

  并且,那一根根石柱也在大自在天心咒的力量之下剧颤不已,上面铭刻的符篆光芒闪烁不定,似乎已经有些支撑不住。

  就在阳靖宇破除风水阵势之际,东海市,一座奢豪的别墅中,一名身着道服,面容如鼠的男子忽然面色一变,紧接着,风一般的冲进了房间。

  在他所冲进的房间内,有着一座八卦道台,四周有着一道道刻满符篆的阵基。

  他二话不说便跃上了道台,继而盘坐于道台之中,双手连连结印。

  霎时间,道台上的那些符篆以及那一根根阵基都纷纷被激活,释放出一股阴森森的幽光。

  与此同时,正被阳靖宇破解的那座风水阵势突然疯狂的运转了起来,无尽的阴煞之气简直犹若天河倒卷,滔滔不绝的汹涌而来,意图将阳靖宇所出的那到大自在天心咒与阳靖宇一并镇压!

  察觉到风水阵势的异动,阳靖宇不禁轻笑了一声,低语道:“有点意思。居然能隔空催动阵势。”

  “不过,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说罢,阳靖宇突然变换印决,从体内祭出了一口厚重的铜钟。

  这是阳靖宇打开储物戒指后,从里边拿出来的一件中品宝器级别的法器,这也是他目前修为所能够催动的最强的法器了。

  祭出铜钟后,阳靖宇当即对着铜钟打出一道道印决。

  霎时,一声声‘当!当!当!’的低沉洪亮的钟鸣响彻。

  那一声声钟鸣蕴含着一种神异莫测的力量,随着那钟声的激荡,四周的那些阴煞之气几乎顷刻间就被涤荡一空!

  并且,那一根根刻着符篆的石柱在那些钟声的激荡之下,纷纷传出一阵阵‘喀喀’的声响,一道道裂纹随之在那些石柱表面出现……

  砰!砰砰砰……

  随着一声声炸响如炒豆般传来,那一根根石柱纷纷炸裂成粉碎!

  与此同时,盘坐于道台上的那名道士如遭雷击般的浑身一震,紧接着,‘噗’的一声,便狂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下一刻,那名道士脸上立即浮现出一抹骇然之色,惊骇欲绝的失声叫道:“是谁!到底是谁,竟然破了我的大阵!”

  “此人太可怕了!那股力量竟然能够反噬到我的身上。不行,必须得把我的百鬼幽魂幡召回,然后立刻离开东海市!”

  “没想到东海市居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物!”

  心中大骇之余,道士强忍着体内的伤势,连忙再次催动道台。

  另一边,将那座风水阵势的阵基尽数击溃后,阳靖宇嘴角不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而不远处目睹了整个过程的秦云海与赵洪亮几人简直是看得目瞪口呆,完全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看到那座水潭之中一道暗红色的血光‘嗖’的冲出,仿佛闪电一般要冲入天际飞走。

  然而,阳靖宇看到这一幕,只是淡淡一笑,轻蔑道:“这么邪门的法器还想收回?呵呵,想多了。”

  话音未落,他的双手已迅结印。

  只见半空中的那口铜钟‘嗡’的一颤,瞬间涨大,而后铜钟的口子一下就直接罩住了想要飞走的那道暗红血光。

  被铜钟罩住的瞬间,那道暗红血光之中猛地冲出了无数凶狠乖戾血腥无比的厉鬼恶魔,张牙舞爪的想要撞开铜钟。

  而那道暗红血光本身,赫然是一面绣满了各种恶鬼魔怪的血幡!

  “呵呵,就这点能耐吗?”

  看着从血幡中扑出来的厉鬼恶魔,阳靖宇淡然一笑,双手瞬间变幻了一道法决。

  立时,那口铜钟再次‘当’的一阵巨响,铜钟的表面泛出一层青色的灵光,将所有冲出来的厉鬼恶魔都笼罩在内。

  下一刻,一声声凄厉的惨叫顿时从那些厉鬼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