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素流年,笑看繁华 携手此生,共度良缘(全文完)(1/2)

加入书签

  傍晚,黄昏日落,西域街头的行人也匆忙的走在回家的路上。而这一切,对于发生在凌家内的所有事情来说,却显得微不足道。

  一整日的风波终是归于平静,但此时凌素和锦流年站在素园内,此时对面而立,缱绻的黄昏日落景色在两人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色的清辉。

  凌素的脸颊带着沉静的温婉,半垂着眸子将视线定在了锦流年的胸膛之上。那里,有一颗让她心心念念且愿意为他放弃一切的火热心房。

  此时,虽然他们二人静静的身在此处,但是她的心里依然在忐忑着,恨不得自己能够透过锦流年的胸膛,穿透他的心防,企图想要看清楚,在他心里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

  她知道,在她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之后,心里想要的奢望也会越来越多。直到此时,她依旧不敢肯定,锦流年拉住她手的那一刻,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会给他带去怎样的麻烦,他也应该明白,其实冷傲如他,完全不需要搀和进凌家的事情当中。

  但,偏偏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让她防不胜防,也同时将他的身影,再一次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脑海之中,至此挥之不散!

  “锦流年,你喜欢的是皇后,对吗?”终于,在两人如此沉默的气氛中,凌素感觉到无与伦比的压抑。

  有些话,终究还是要说出口的!她宁愿给自己一个明白,也不想让两人的关系就此不清不楚下去!

  她虽然此生无法放手,但是最终如何选择,却还是在锦流年的身上。

  说到底,她终究不是一个会死缠烂打的人,她也有自己的自尊,哪怕她已经在别人的眼里算是老女人,哪怕她自知配不上锦流年,但是心里的期翼还是战胜了她的自知之明!

  闻言,锦流年面色不变,反而目光灼灼的看着凌素,身子微微前倾后,伸手便抬起了她的下颚,“为什么这么问?”

  凌素清晰的感受着从锦流年的指尖上传来的温度,脸颊也不期然的就红霞一片,被迫抬眸看着他清浅的眸子,眼里闪现了一抹挣扎和复杂,随即似是自嘲般,看着他又别开了视线,说道:“在皇后出现的一刹那,我在你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怜惜和怀念,更何况在我和皇后的接触中,连我都忍不住被她吸引。

  锦流年,就算你隐藏的再好,但是你的漠然和冷静在看到皇后的时候,还是皲裂的显而易见。甚至能够清晰的让我看见你在面对皇后时,专注和无法移开的视线!

  我并不知道在你心里,我究竟是什么位置。我也自知无法和皇后相提并论,但是锦流年,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一句话,抛开你我身边的所有人和所有事不谈的话,你可曾真的将我放在了心里?

  我要的不是你因为我救你,而对我产生了愧疚的感念!我要的,是在你心里,能够真的将我放在一处,哪怕那里小的可怜,或者说根本微不足道,但至少也说明我还是在你心上的!我知道皇后有意撮合你我,但是我也想让你明白,我并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在我看来,你之前在选夫大会上所做的一切,也许都只是为了感恩于我,又或者你只是在做你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而这一切,并非是因为我而做的!”

  凌素的话,低沉又带着淡淡的嘲讽,她虽然不愿将自己摆的如此低微,可是事实如此,尽管她心里对着锦流年还有诸多的想法和爱慕,但若是不弄清楚两人真正的关系和彼此的想法,或许她就无法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做的那般理直气壮!

  锦流年眼眸逐渐变得深邃又专注,再次轻抬起凌素的下巴,让她的目光无法再游移闪躲,眼眸清澈如一汪泉水,睇着凌素,倏然叹息道:“在你的心里,我可是那种会做与自己无关的闲事?

  这场选夫大会,若非是为了你而来,你认为我何必要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名册之上。如果真的与你无关,我大可以找其他的法子解决这件事,又或者我只会冷眼旁观。又何必将自己牵扯到你们凌家的事情当中?

  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感恩你的相救,那我要问你一句,我用自己一生的幸福和所有的余生来感恩,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嗯?”

  凌素的目光始终和锦流年相互交织着,但是在听他说到最后的时候,脸颊俨然已是怔忪一片。

  他说,他用自己一生的幸福和余生来感恩,他说,他不会做与自己无关的闲事?

  他说,余生……

  凌素忘记了回答,眼眸中只能看着锦流年一瞬不瞬,她是不敢相信的,甚至在她灼灼的目光中,还企图能够从他的眸子中看到些许的异样或者不同。

  但是,什么都没有,只有那显而易见的疼惜和淡淡的无奈!他所表现的,是她一直所希望的,可是真正得到了这一切,又让她宛如春 梦一场。

  她害怕,这只是昙花一现,更害怕就如同无数个夜晚一样,她总是希望身边能有个人将她护在怀里,可是每次梦靥惊醒,身边永远只是空荡一片。

  在她现在的年纪中,已然无法经受更多的大风大浪,甚至这种关于情爱的事情,她只感奢望,却不敢祈求!

  “凌素,你不该怀疑我的真心,我喜欢冷月,这是曾经发生在封夙的事情。但是现在,你我身在西域,你不该对自己如此没有自信!”锦流年此时所闪现的目光中,并不似平素那般波澜不惊,反而带着淡淡的惆怅和无奈。

  指尖轻轻的摩挲着凌素的下颚,脸颊也渐渐与她靠近,彼此的呼吸在纠缠,而双方的心跳也都不再那般平稳。

  “凌素,不管我过往如何,如今我当着天下人的面,已将你揽入我的怀中,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与我携手此生,共度良缘,你可愿意?”

  说出则一席话的时候,锦流年感觉自己的心头微微颤抖了几分,他从不会否认自己对待冷月的情感有多么深重,但是如今千帆过尽后,他亲眼看着冷月和柒夜携手幸福着,他性格冷清,却也是个凡人,他心里也会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冷月’。

  他不是那种会将凌素当成冷月去自欺欺人而疼爱的人,他要凌素的话,必然是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她的位置。

  或许是在第一次相见的那个夜晚,又或许是在洞窟内双双受难的那一刻,总之在他前几日离开凌家,孤身宿在外面的客栈时,前前后后的思索了全部,也就是那时候,他发现凌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在他的心上刻满了痕迹!

  她不是冷月,也从来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在他锦流年的心里,如今要和他携手共度的人,叫凌素!

  此时,凌素心里的震惊是巨大的,特别是当她亲耳听见锦流年在询问她的意愿时,眼泪就那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她喜欢锦流年,她爱锦流年,在他一次次冷漠的对待中,悄悄然的就滑入了她沉寂二十年的心房。

  她从未爱过任何人,甚至从没有和男子接触的经验,她的前半生似乎全部都放在了凌家的事情上,以至于到最终她迫不得已举行选夫,而到最终的结果,却又让人如此的意料之外!

  眼角垂落下喜悦的泪珠,凌素虽然极力的压抑着自己濒临爆发的情绪,但似乎眼泪流的越来越猛,而且氤氲的双眸几乎都快看不清楚锦流年的容颜。

  “锦流年,你说的是真的吗?”凌素忍不住将锦流年扣着自己下颚的手狠狠的拉下来抓在手中,同时擦了擦眼角的泪痕,仰头看着他镇定的俊彦。

  她以为,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孤苦到老,

章节目录